《恶魔囚笼》全文阅读

作者:颓废龙  恶魔囚笼最新章节  恶魔囚笼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恶魔囚笼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章 棋子掀桌(19-05-25)      第一百一十九章 合作伙伴(19-05-25)      第一百一十八章 转化(19-05-25)     

第一百一十三章 蔓延


  吉诺是在忙碌中睡着的。√杂々志々虫√
  他实在是太过疲惫了。
  即使从小接受着骑士的训练,但一个人照顾近百人,依旧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。
  站在仓库外阴影中的几个祭司默默的看着这一切。
  做为看守。
  他们如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。
  至于被感染瘟疫?
  能够来到这里,就证明了他们不会。
  有着‘黑灾’的经验,战神殿很容易区分出谁会感染瘟疫,实力强大者是不需要考虑这些的,例如:佩剑祭司级别。
  在上一次的‘黑灾’中没有任何一位佩剑祭司感染瘟疫,哪怕他们长时间的逗留在疫区。
  所以,这里的几位祭司都是佩剑祭司级别。
  佩剑祭司在战神殿中已经算是绝对的中高层了,在他们的上面也只有主教、枢密主教和一直空缺的大主教了。
  平常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佩剑祭司聚集在一起。
  事实上,一般的佩剑祭司都有着各自的教区,很难聚集到一起。
  机会难得,这些驻守在艾坦丁堡周围区域的佩剑祭司自然是相互交流着。
  从稀碎的杂事,到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,都在这个范畴中。
  开始时,还算热烈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的佩剑祭司都沉默了。
  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年轻人身上。
  “希望他不会有事。”
  之前想要说些什么的,较为年轻的佩剑祭司这个时候真心的为那个年轻人祈祷着。
  他从未见过这么正直的年轻人。
  即使是和传记中杜撰的人物相比较,也是毫不逊色。
  不,更为出色!
  因为,这个年轻人是真实的。
  “我主会保佑他的信徒。”
  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他能够来我的教区。”
  另外一位年长的佩剑祭司低声祈祷后,很诚恳的说道。
  “是啊。”
  “有着这样的年轻人在,我们将会省事很多。”
  “不过,枢密主教大人一定不会放人的。”
  “只要经过了洗礼,他就是一位主教……不,是枢密主教的好人选。”
  又一位佩剑祭司开口了。
  这位佩剑祭司显然看得更远。
  所有的佩剑祭司点了点头,赞同着这位同僚的话语。
  这样优秀的年轻人,枢密主教大人怎么可能会放弃呢?
  恐怕这个时候已经请求冕下‘庇护’对方了吧?
  佩剑祭司们猜测着。
  然后,他们齐齐的向着身后看去。
  踏、踏踏。
  一阵脚步声中,一队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  “主教大人。”
  佩剑祭司纷纷行礼。
  卡比奥,负责‘暗堂’的主教。
  对外虽然名声不显,但是在内部却是声威赫赫。
  对方‘圣裁所’副所长的身份,几乎每一个中高层都是知道的。
  而‘圣裁所’又是干什么的?
  在场的人,都是心知肚明。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卡比奥冷淡的点了点头,以那种锐利的,令人不舒服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佩剑祭司,当这些佩剑祭司中有人露出不安的神情时,他这才满意的收回目光。
  冕下,需要威严!
  而他就是守护冕下威严的最重要的防线!
  卡比奥深信这一点。
  因此,他‘大公无私’!
  甚至到了冷酷的程度。
  任何犯错的人,落在他手里,都会遭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  任何人都不会例外。
  抬手挥了挥,跟在卡比奥身后,明面上是‘暗堂’执事,实质上全都是‘圣裁所’骨干的成员们抱着柴火走向了仓库。
  佩剑祭司们看着执事们手中的柴火,一个个眼皮直跳。
  只要不是傻子,就都知道卡比奥这是想要干什么。
  可……
  没有人敢出声阻拦。
  那可是卡比奥!
  冷酷残暴的卡比奥!
  这些佩剑祭司看着木柴堆放在了仓库门口、木墙上。
  一罐罐的煤油浇在了木柴上。
  一根火把从执事的手中交到了卡比奥的手中。
  看着即将扔下的火把,那位较为年轻的佩剑祭司忍不住的开口了。
  “主教大……”
  呼!
  话语还没有说完,卡比奥已经扔出了火把,火把一接触到浇满了煤油的木柴,顿时,一抹火光冲天而起。
  站在烈焰旁,卡比奥微微扭过头。
  “怎么了?”
  他这样的问道。
  火光映照下的那双眸,越发的阴暗、深邃、没有温度。
  较为年轻的佩剑祭司愣愣的看着被大火包围的仓库,嘴巴张了张,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
  ……
  吉诺做了恶梦。
  他梦到了那些被烧死的人来找他了。
  一个个身上燃烧着烈焰。
  灼热的火焰烧灼着他的口鼻,让他呼吸不畅,双眼刺痛。
  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
  “对不起!”
  “对不起!”
  睡梦中无法分清楚现实与梦幻的吉诺连连道歉着,然后,浓烟钻入了他的嘴中,刺激着他的肺部。
  咳、咳。
  剧烈的咳嗽让吉诺瞬间醒了。
  然后,他看到了……
  火光!
  来自外面的火光!
  “醒醒!”
  “大家都醒醒!”
  “失火了!”
  吉诺一愣后,就大声的喊起来。
  感染力瘟疫的神甫、骑士、执事、祭司一个个惊醒了。
  他们看着那灼热的火焰,挣扎的就要爬起来,准备逃离火海。
  “没用的。”
  “逃不出去的。”
  就在这个时候,一抹声音响了起来。
  众人下意识的回头看去。
  一个身穿祭司长袍的中年人,一脸颓丧、绝望的坐在那里。
  “这是有人放火,不是失火。”
  “至于为什么?”
  “大家还不明白吗?”
  在众人的注视下,这位中年祭司惨笑的说道。
  轰!
  宛如是五雷轰顶,刚刚挣扎站起来的人们,有几个就直接站不稳,摔倒在地了。
  剩下能够站立的也是六神无主。
  当然了,还有几个是完全不相信的。
  “不可能!”
  “枢密主教大人不会这么做的!”
  这几个人一边喊着一边向着大门的方向冲去。
  嗖、嗖嗖!
  一阵箭雨从靠近大门的窗子内射入。
  立刻,这几个还没有冲到大门前的人,就中箭倒地了,再也没有了声息。
  死寂一片。
  仓库内的人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倒地的尸体,耳边只剩下了火焰燃烧木质物时‘啪啪’的声音。
  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?”
  一个年轻的执事哭喊着。
  不少人跟着哭泣起来。
  这是所有人的想法。
  为什么这么对待他们?
  他们难道不是战神的信徒吗?
  “冕下,求求您,救救我们啊!”
  年轻的执事继续哭喊着。
  声音在夜晚中,传出了老远。
  可惜,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  “没用的。”
  “感染力瘟疫的我们是注定被放弃的。”
  “我们活着只会威胁到其他人,只有我们死了,被烧死了,才能够让某些大人物松口气。”
  那位祭司再次开口了。
  颓丧的声音,绝望的神情,影响着周围的所有人。
  许多人瘫软在地。
  死亡,是可怕的。
  没有一个人能够无视死亡。
  吉诺看着周围的人,愧疚的情绪越发的浓烈了。
  “对不起。”
  “都是我的错。”
  “是我……”
  突兀的道歉声在燃烧的仓库中响起。
  这一声道歉,在这个时候,是那样的不合时宜。
  陷入到绝望中的人们看向了年轻的骑士。
  对方脸上的愧疚,让他们心底一颤。
  是因为无法帮助我们而愧疚?
  所有人的心底升起了这样的想法。
  浓浓的感动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。
  夹杂着丝丝温暖。
  被那位枢密主教抛弃后,这一丝温暖显得尤为的珍贵、难得。
  即使是那位最先陷入绝望的祭司都被温暖着。
  他站了起来,走到了年轻骑士的身边,将手放在了半跪在地的年轻骑士的肩膀上。
  “你没有错。”
  “错是我们的。”
  “是我们无法看清楚自己所信仰的是一个怎么样的家伙,是我们自欺欺人的认为那个家伙会就我们,活该我们被抛弃!”
  中年祭司大声的说着,眼泪从眼眶中流出,滑过脸颊。
  他的声音中满是不甘、怨恨。
  这样的不甘、怨恨,迅速的感染了周围同样境遇的人。
  是啊。
  到了现在我们还期望什么?
  如果真的能够得救,我们还会来到这里吗?
  还会看到这样的大火吗?
  哭声没有了。
  每个人都在默默的流泪。
  而中年祭司的话语还在继续着。
  “我们向我们死后也不会去那个家伙的怀抱了。”
  “甚至……”
  “连我们的灵魂都不会存在。”
  “毕竟,现在的事情是不能够让那些曾经单纯的信徒知道的。”
  “可我不甘心!”
  “我不甘心就这么被烧死,就这么死的默默无闻,甚至,连灵魂都没有了,还被人称之为回到了那个家伙的怀抱。”
  中年祭司的话语吸引着仓库中的每个人。
  接着,他低头看向了年轻的骑士。
  “吉诺拜托你一件事情。”
  “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,告知所有人。”
  中年人祈求的看着年轻的骑士,后者不自觉的点了点头。
  然后,这位中年祭司又将目光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  “你们愿意为这个真正救助我们的年轻人拼一次吗?”
  “没有回报。”
  “没有赞赏。”
  “只有死亡。”
  “就如同他不求回报、不求赞赏,直面死亡的帮助我们一样!”
  中年人询问着。
  “愿意!”
  话音落下后,之前年轻的执事就马上开口了,而在犹如是多米诺骨牌效应般,在场的人纷纷开口了。
  “愿意!”
  “我们愿意!”
  人们一个个挣扎的站了起来。
  “很好。”
  “你们没有像懦夫一样令我失望。”
  中年祭司点了点头,然后,以更大的声音喊道。
  “他不该和我们一样死在这里。”
  “现在!”
  “让我们为他拼出一条路!”
  话音落下,中年祭司转头就向着仓库大门冲去。
  这样的动作,卡比奥自然是看见了。
  这位主教冷笑了一声。
  “垂死挣扎的蜉蝣!”
  “放箭!”
  一声令下,箭矢如雨。
  但是与之前不同的时,这些箭矢竟然被那个中年祭司拦下来了,对方身形迅捷,手掌灵敏,带起一道道的残影,好像是采摘花卉般,将一支支的箭矢全都抱在了怀中。
  不仅如此,下一刻,这些箭矢就被中年祭司抛出,以更加锋锐的破空声倒飞而回!
  嗖嗖嗖!
  噗噗噗!
  开弓射箭的执事们纷纷中箭倒地。
  卡比奥躲开了射来的箭矢,眼中满是诧异。
  眼前的祭司他有些眼熟,但是已经记不起对方的名字了。
  可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。
  以对方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只是一个祭司。
  起码是一个佩剑祭司才对。
  而佩剑祭司是不可能感染瘟疫的。
  脑海中一瞬间升起了诸多的想法,可是没有等卡比奥细想清楚,着火的大门就被这个中年祭司一脚踹开了。
  四分五裂的大门,带着火焰冲了过来。
  ‘圣裁所’的骑士、执事、祭司们纷纷闪避。
  中年祭司直冲向了卡比奥,同时大喊道。
  “大家快跑!”
  立刻,仓库内感染了瘟疫的人们就冲了出来。
  他们或许身体虚弱,甚至连脚步都不稳。
  但是,阻拦的人却是纷纷躲闪。
  谁也不想要被传染。
  而之前的佩剑祭司们则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,完全的不知所措,哪怕是这些人从身边经过,也是一动不动,仿佛泥胎雕塑般。
  “你们该死!”
  卡比奥看到了这一幕,他立刻咬牙切齿。
  他发誓一定要让这些家伙好看。
  在他干掉眼前的家伙后。
  一层层锋锐的圣光笼罩在他的拳头上,当拳头挥舞而出的时候,这层圣光脱拳而出,直直刺穿了那个中年祭司的身躯。
  然后——
  轰!
  中年祭司的身躯直接被炸成了碎片。
  虽然对方看起来有些疑点,但是这个时候的卡比奥可不会在留手了。
  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跑!
  带着这样的想法,他转过了身。
  一道道的圣光从他的身上射出。
  一个个逃脱者被斩得四分五裂。
  这位‘圣裁所’的副所长并没有注意到那之前碎成片的尸体正在悄无声息的消失,他的注意力不会被一个死人所吸引。
  他需要掌控眼前的局面。
  很快的,在这位‘圣裁所’副所长强大的实力面前,局面即将再次的被掌控了。
  可就在这个时候——
  咳、咳咳!
  极其剧烈的咳嗽从卡比奥嘴中响起。
  接着一股从身体深处升起的虚弱感弥漫开来。
  卡比奥一愣。
  然后,脸色突变。
  怎么可能!
  他心底大吼着。
  身躯则是摇摇欲坠起来。
  猛烈的攻击停止了,所有人都看向了状态不对的卡比奥,一个个脸上的神情变得怪异起来,接着,‘圣裁所’的骑士、执事、祭司们纷纷跟着咳嗽、虚弱起来。
  瘟疫,蔓延。
  ……
  ahref="都市小说www.9pwx.comtxt/45708/"target="_blank"都市小说www.9pwx.comtxt/45708//a
  。_手机版阅读网址:
  767e;5ea6;641c;7d22;3010;4e91;6765;9601;3011;5c0f;8Bf4;7f51;7ad9;ff0c;8Ba9;4f60;4f53;9a8c;66f4;65B0;6700;65B0;6700;5feB;7684;7ae0;8282;5c0f;8Bf4;ff0c;6240;6709;5c0f;8Bf4;79d2;66f4;65B0;3002;
  

Snap Time:2019-06-19 08:40:05  ExecTime:0.34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