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剑来》全文阅读

作者:烽火戏诸侯  剑来最新章节  剑来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剑来最新章节第三百七十九章前兆(18-09-04)      第三百七十八章白衣僧人(18-09-02)      第三百七十七章吃臭豆腐呦(18-09-02)     

第三百四十三章谨遵法旨


  陈平安心中有些恼火,心想不该如此随心所欲,念头一起,就信马由缰,这趟三百里水路,就惹来这些水妖水鬼的觊觎,真要起了冲突,养剑葫还在肉身那边,之前在河上练习六步走桩,十分生涩,又出了几拳,更是软绵无力,阴神好似天生不擅武学拳法,一想到方才河底那对灯笼双眼,陈平安就有些后怕。
  钟魁兴许是看穿了陈平安的心思,“阴神本就喜好夜游天地,你初次出窍神游,新生阴神别处不去,偏偏就来到这埋河水神庙,按照练气士的说法,这就有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了,仍是要小心应对,机缘一事,福祸不定,可不全是好事。”
  陈平安问道:“那水神庙里头的庙祝,是不是修士?能发现我的阴神身份吗?”
  钟魁没好气道:“就埋河娘娘那性子,隔三岔五就要去跟水妖打生打死,河里头又有这么多冤魂厉鬼,全部被那头水妖驱使,你觉得还摆放着她金身的水神庙,能没有高人坐镇?不然早给那头自封‘黄仙君’的水妖,连庙带小山一起吞入腹中了。”
  陈平安汗颜道:“好像是这么回事。”
  钟魁总算说了个好消息,“不过你放心,你这尊阴神,很虚,只要不进祠庙烧香,水神庙那边就没人看得出来。”
  钟魁皱了皱眉头,绕着陈平安转了一圈,啧啧称奇,“陈平安,你是不是遭遇过两次大祸?一次极早,伤到了命数,一次就在几年前,断了长生桥?”
  陈平安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头,一向谨小慎微的他,于是破例没有刻意隐瞒,“差不多是这样。”
  既为此人身上的大伏书院君子头衔,更为钟魁称呼的“齐先生”。
  钟魁揉着下巴,陷入沉思。
  陈平安问道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  钟魁依然在打量着陈平安,缓缓道:“树有年轮,可观岁数。这人的魂魄,其实也差不多,只是人身小天地,天地大人身,人之皮囊血肉筋骨,就像在两者之间竖立了一堵墙。”
  见陈平安一脸迷糊,钟魁举了个例子,“打个比方,浩然天下和青冥天下,修士想要相互查看,即便熟稔神人掌上观山河的神通,任你是十二境仙人的修为,都不管用了。可当你阴神显化后,魂魄就如水落石出,更加清晰,便能够让我看出许多端倪。”
  钟魁突然笑道:“陈平安,你这个缝补匠当得有点辛苦了。”
  碎的是本命瓷,在骊珠洞天中陈平安便抓不住任何福缘。断的是长生桥,一副身躯四面漏风漏雨,才需要练习撼山拳吊命。
  钟魁说陈平安是个苦兮兮的缝补匠,可谓一语中的。
  前有宝瓶洲贤人周矩,口诵诗篇,就能让敌人身处罡风,瞬间形销骨立,后有桐叶洲君子钟魁,更是深不可测,陈平安一时间对这些儒家书院,有了更复杂深刻的感受。
  陈平安问道:“你要进庙烧头香?书院君子这么做,不会有问题?”
  钟魁有些忍俊不禁,“如果被书院某些迂腐夫子晓得了,非议应该会有一些,只是无伤大雅,读书人没你想的那么死板。”
  钟魁咦了一声,满脸促狭笑意,“好嘛,借你的光,我可以领教一下埋河水神娘娘的暴脾气了。”
  钟魁嘴唇微动,两人四周的埋河水流如遇河中砥柱,绕行而过,同时泛起一阵淡淡的莹光,大伞遮蔽,华盖当头,遮掩了两人身形。
  然后钟魁抓住陈平安手臂,“随我一起去看好戏。”
  埋河变得浑浊不堪,汹涌跌宕,像是有一连串水下闷雷在河中炸开。
  距离水神庙三四里,一段河流的底部,成了一处战场。
  陈平安遥遥望去,有一个娇小身影,手持一物,每一次挥动,都在水中滑出一条绚烂的银色弧线,由于速度太,银线不断累积,就像一幅凌乱的草书,充满了大写意风采。
  那个身影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,在漆黑黑底,像是点燃了一盏明灯,尤为瞩目。
  女子个子很矮,显得娇小玲珑,相貌年轻,其实长得姿容平平,还有些娃娃脸,圆乎乎的,只是一身湛然金光,眼神凌厉,很有威势。
  腰间挎长刀,背后负长剑,手里头还拎着一杆铁枪,极长,有她两人高了。
  刀鞘青紫色,以金丝缠绕了大半。
  剑鞘与剑柄交界处,有五彩云霞蒸腾而出,景象瑰丽,想来那把鞘中长剑,定非凡品。
  她在水中来去如风,毫无阻滞,若奔雷,手中长枪,数次划破那头水中妖物的庞大身躯,鲜血四溅,使得埋河之水充满了血腥气味。
  一次被水妖头颅撞在身上,给砸入河底,带起一阵轰隆隆声响,转瞬间身形暴起,就一枪刺透那巨妖的下颌,妖物的哀嚎震天响,疯狂扭转身躯,使得埋河开始掀起滔天巨浪,就连水神庙那边的老百姓都发现了异样,只是人人并无畏惧,踮脚翘首,纷纷开始远眺,当做了一桩新鲜事看待。
  矮小女子除了出手暴戾迅猛之外,还是一个喜欢打架时骂人的黑衣姑娘。
  “孽畜你反了天!我不去找你的麻烦,已经算你祖坟冒青烟了……罢了,你本就是个没祖坟的孽畜。既然你有胆子来我庙前,我就要你留下几百斤肉在这里!”
  “别以为你朝中有人,每年往蜃景城塞七八十万两银子,一直想要将我碧游府撤掉府君身份,我就怕了你,便是埋河水庙哪天真成了大泉淫祠,拼了金身不要又如何?说了要将你砍成十八截,就不会只将你跺成十七段!”
  “孽畜,来来来,再吃我一枪!回头我要让府上做一碗爆炒鳝鱼面,味道极好!”
  妖物体型巨大,呈现出金黄色,裸露无鳞片,那种滑腻,让人作呕。
  它本是一座大泉著名湖泊中的妖物,世间物久成精,只是修行缓慢,虽有一份天大机缘早早到手,可六百多年勤恳修行后,依旧被拦在龙门境门槛外一百多年,后来有一位泛湖游历的高人指点,它便离开了湖中老巢,上了岸,历尽坎坷,从埋河源头开始往下走,模仿那蛟龙走江,破了瓶颈,得以跻身龙门境,若是一路给它畅通无阻地走水下去,到了埋河与江交汇处,再顺势以此入海,说不定就要成就金丹。
  不曾想经过埋河水神庙时候,那个臭娘们竟然嫌弃它弄死了一些凡俗夫子,就说要替天行道,甚至不惜与它拼命,它那会儿刚刚跻身龙门境,气势正盛,并没有将她放在眼中,老巢所在的湖泊亦有水神坐镇,不过是它的应声虫而已,向它卑躬屈膝,每年还会向它纳贡。
  从埋河水神庙外的河段,双方一直往上游杀去,那一场厮杀打得翻天覆地,最终水漫两岸三百里,所幸是那荒郊野岭的河段,才没有殃及百姓。
  它在水中竟然不敌那位埋河水神,便只得退回埋河上游,休养生息了数十年,在龙门境稳固后,便可以幻化出人形,它以壮汉形象上岸,携带重宝,亲自去碧游府登门请罪,哪里知道那个脑子坏了的臭婆娘竟然二话不说,就开始动手,它那次也是凶性大发,双方法宝尽出,比起初次河中遭遇战,更为惨烈,碧游府都给淹没大半,毁坏无数,水神庙的河神金身都出现了裂缝,而它更没讨到好处,一件本命法宝和一件镇水重宝,一损一毁,惨败而退,之后这两百多年,它将那碧游府之战,视为奇耻大辱,哪怕种种经营谋划之后,道行暴涨,已经临近金丹门槛,可是始终没有幻化人身,它发誓只有这个疯婆娘金身崩坏、祠庙废弃之日,它才会大摇大摆上岸。
  至于那一堆金身碎片,自然就是它的盘中餐了,说不定不用去往那条入海大江,就可以一举跻身金丹境!
  只是正儿八经的水中厮杀,它还真不是这位埋河水神的对手,一次都没有占到过便宜。
  打了两百多年的交道,好像那婆姨铁了心要将它拦阻在埋河上游,她也因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蠢事,哪怕年复一年,受着那么多人间香火,金身塑造得进展缓慢。
  今夜它又毫无悬念地多吃了一场败仗,迅猛往上游撤退。
  矮小女子见它打定主意,只要自己追杀不已,它就上岸祸害百姓,这才愤愤然收手。
  那杆铁枪早已在大战中坠入河底,她收了刀剑入鞘,找到那件最趁手的兵器,骂骂咧咧,身形一闪而逝,返回碧游府。
  钟魁这才和陈平安一起现身。
  两人上岸去往山上水神庙。
  来此等待开门烧香的百姓,竟然有将近千人之多,山脚停满了马车和驴骡,以至于庙外摆了许多夜宵摊子,加上方才上游河段的异象,人人兴奋不已。
  钟魁陪着陈平安去看那些白玉碑文,一块块如雨后春笋。
  多是大泉历代皇帝和地方官员的祈雨文,其中还有些类似罪己诏的内容,以及祈雨成功后的谢雨文,这些碑文陈平安看得,一扫而过,钟魁早早去了碑林最前边,蹲在地上,看着一块磨损严重的古老石碑,碑文只剩残篇数十字,内容断断续续,缺失许多文字。
  陈平安来到钟魁身边,发现是一首诗,并无署名落款,大概是岁月悠悠,风吹日晒雨淋,只留下了约莫半数文字。
  天地聋,日月瞽……山河憔悴草木枯,天上活人诉苦。缚以铁札送酆府,驱雷公,役雷电,须叟天地间,风云自吞吐……擅神武,一滴天上金瓶水,满空飞线若机杼……扫却天下暑。
  钟魁问道:“能看出点什么吗?”
  陈平安摇头道:“认得字而已。”
  钟魁感慨道:“先生曾言,这块石碑所载文字,其实是一篇失传已久的道门修真口诀。”
  陈平安问道:“那你看出门道了?”
  钟魁一本正经道:“认得字而已。”
  陈平安笑呵呵。
  两人站起身,祠庙大门那边,人满为患,钟魁埋怨道:“为了你,我算是烧不成头香了?”
  不过钟魁很无奈道:“后门那边,肯定早有官员或是权贵等着了,那扇小门会比大门这边早开一两刻钟的,所以庙外边这些普通百姓,任你等了几天几年,只要不去后边,能够让庙祝亲自开后门,这辈子都烧不成头香。”
  陈平安犹豫道:“我家乡那边,有四字佛语,叫做莫向外求。”
  钟魁嗯了一声,“此语极妙。佛家讲究一个正信,就是要人笃信正法之心。关于头香一事,其实是世上许多香客们误解了,烧头香,不是进庙烧香的香炉里那第一炷香,就像你所说的‘莫向外求’,头香只是每个心诚之人自己的头香,此生头香,今年头香,本月头香,都是头香。”
  陈平安点头道:“有道理。”
  钟魁笑道:“你以为成为书院君子很容易吗?学问需要很大才行。”
  陈平安问道:“那你给我作一首诗?题目就是观祈雨碑文有感?我见文人笔札上经常有此举动,你试试看?”
  钟魁抬头看了眼月色,“今夜宜上山下水,宜登门访府,宜近神,唯独不宜吟诗。”
  陈平安又呵呵一笑。
  钟魁恼羞成怒,“陈平安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。”
  钟魁嘿嘿一笑,问道:“想不想陪我一起去趟碧游府,那可是未来的水神宫,稀罕得很,在整个桐叶洲都屈指可数,运气好的话,你还能见到那位埋河水神娘娘……”
  陈平安说道:“方才不是见过了吗?”
  钟魁一拍额头,只是这一拍,使得他灵光乍现,“机缘!你此次阴神夜游的机缘,说不定就在碧游府和她身上!”
  陈平安摇头道:“算了,我得赶紧回去。”
  钟魁一副见鬼表情,世上还有人这么不把机缘当回事?
  山脚那边闹闹哄哄,钟魁一把扯住陈平安,“麻烦事来了,去看看。”
  这座祠庙的庙祝老妪,与一位仙风道骨的驻庙老修士,并肩站在山脚,拦住了一位白衣女子的登山之路。
  远处夜宵摊子的百姓们指指点点。
  原来女子脸色呈现出病态的惨白,不但如此,虽然看似衣裙与老百姓无异,可是细看之下,她身后一路行走而来的道路上,如一只竹篮始终漏水,路上湿漉漉的,痕迹明显。
  老妪手持龙头拐杖,重重敲地,冷笑道:“小小水鬼,也敢冒犯水神娘娘庙,自寻死路!”
  老修士笑道:“本就是一头水中恶鬼了,死路一说,似乎不太妥当。”
  老妪笑容阴森,死死盯住这个大逆不道的埋河水鬼。
  小家伙而已,一拐杖下去就能魂飞魄散,将其打杀了,也算一桩功德。
  那水鬼女子战战兢兢,咬了咬嘴唇,鼓起勇气,望向两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她怯生生开口道:“庙祝老神仙,这位仙师,我来此是为了寻找一位读书人,他说可以帮我挣脱河妖的束缚,不用继续为虎作伥……”
  老妪一挑眉头,“笑话!你无故上岸,定是那河妖的阴谋诡计!”
  老修士抚须笑道:“我来还是你来?”
  老妪握紧拐杖,就要杖毙此鬼。
  却发现龙头拐死活提不起来,骇然转头,看到一个笑脸书生,对她说道:“有话好好说,这位姑娘并未说谎,我确实答应过她此事,她敢冒着被水妖折磨的风险,上岸找我,很不容易,万一我是那信口开河的骗子,她以后十年百年可就要惨了,说不定就要沦为这埋河底下的魂魄灯芯,在水中一直燃烧到魂魄殆尽,这种折磨,可比人间任何酷刑都要可怕。”
  钟魁对那位先前给自己扯过头发的女鬼笑道:“姑娘好胆识,眼光更好。这桩心愿,我帮你了了便是!就冲你敢上岸,我争取连你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求一求……”
  老妪脸色涨红,都没能挪动手中龙头拐分毫,恼羞成怒道:“黄口小儿,你在胡说什么?!你要在水神娘娘眼皮子底下,包庇那头河妖麾下水鬼?!”
  老修士眼神阴沉,嘴上言语更是险恶,“这人居心叵测,说不定是想要里应外合,帮着河妖谋害咱们水神娘娘。”
  钟魁置若罔闻,只是盯着那位水鬼的眼睛。
  她眼中有畏惧,悔恨,还有一丝对眼前落魄书生的愧疚。
  钟魁笑着点头,“就冲你这份善心,便是先生责骂,我也要为你破例一回,最少在我钟魁身前,善有善报,不分人鬼神怪。姑娘,请稍等片刻。”
  钟魁伸手轻轻往下一扯,那重达百斤的龙头拐竟是直直钉入地面,没了踪迹,一巴掌打得那庙祝老妪在空中旋转了几十圈,摔在十数丈外,又一巴掌打得那老修士,一口气摔入了埋河水中。
  陈平安微笑道:“合情合理,可是有点不讲礼了啊。”
  这是当初钟魁在客栈对他说的。
  钟魁哈哈笑道:“扪心自问嘛。”
  收起笑容,钟魁一脸耍无赖道:“占着理就行了,礼这个字太大,我只是君子,又不是圣人,暂时还用不着。”
  那埋河女鬼张大嘴巴。
  她猜得出眼前书生是一位道行不浅的练气士,可绝对想不到能够一巴掌一个,打得那两位老神仙毫无招架之力。
  钟魁气势浑然一边,大步向前,双袖扶摇,在女鬼身前站定,沉声道:“报上姓名、家乡、生辰八字!”
  女鬼一一照做。
  钟魁点点头,示意自己知晓了,双指并拢,轻轻抵住女鬼额头眉心处,淡然道:“我,大伏书院,君子钟魁。”
  陈平安发现除了他和女鬼之外,好像水神庙外所有百姓都陷入了静止,光阴长河出现了短暂的停顿。
  钟魁缓缓道:“在此昭告酆都,此女子去往阴冥,万鬼不可侵,阎罗不可辱,种种业障一笔勾销,我来受之,放其转世,得大福报。”
  陈平安猛然抬头,只见那埋河百丈上空,乌云密布,遮住了明月,隐约有大如山峰的一位阴冥鬼物头颅隐隐浮现,气势惊人,模样与某些山上仙家画卷上,所绘酆都品秩最高的鬼差如出一辙,然后云海愈发厚重,下坠,铺满了埋河之水,那位传说中的阴间官吏,从黑雾中缓缓走出,上岸之后很就停下了脚步,他低下头,头上是一定冥府官帽,抱拳道:“谨遵法旨!”
  随着他抬手抱拳,哗啦啦作响,原来他双臂缠绕着两串铁链,一直垂到地上。
  钟魁收回手指。
  女鬼开始神魂消散,如萤火点点,纷纷飘荡向河岸而立的鬼差。
  她泣不成声道:“谢过钟公子,希望来世可报大恩。”
  钟魁笑着摆手道:“不用,切莫再与我扯上关系了,下辈子安心当你的千金小姐。”
  女鬼最终被那位类似巡狩使节的酆都大鬼差带走,埋河和空中乌云黑雾蓦然一卷而散。
  临了,那鬼差有意无意瞥了眼阴神陈平安。
  钟魁抹了把额头汗水,重重吐出一口浊气,转头对陈平安提醒道:“你这阴神果然不同寻常,竟然可以不受压制,难道你以前走过光阴长河?这不可能吧?”
  陈平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说道:“我觉得九娘应该会喜欢上你的。”
  钟魁眼前一亮,“你真这么觉得?!”
  陈平安微笑道:“跟你客气一下,别当真。”
  钟魁苦笑不已,然后喃喃道:“这等不合规矩的手笔,还真给我做成了?”
  钟魁突然歪着脑袋,用手心摩挲着下巴,啧啧道:“我真牛气啊,如我这般相貌英俊又有本事的男子,不多见了。”
  陈平安点头附和道:“还能写打油诗,当账房先生。”
  钟魁哀叹一声,“跟你聊天,真没劲。”
  碧游府并未建造在埋河水畔,而是位于山谷之中,距离河水有十数里远,加上这段河流两岸山路不通,穷山峻岭,人烟罕至,所有地方官员想要拜访碧游府,是一件苦差事,好在水神娘娘神龙见首不见尾,免去他们许多辛苦,许多地方山水神的府邸,州郡父母官一年一次的登门寒暄,早已是官场惯例。
  金顶观师徒二人,尹妙峰和邵渊然是修行中人,当然不会觉得有何难处,来到碧游府大门前,尹妙峰朗声报上名号,除了大泉王朝的供奉身份,还报上了师门金顶观。没法子,埋河水神娘娘的怪脾气,大泉修士都听说过,尹妙峰生怕自己如果不搬出金顶观,碧游府今晚可能都不会开门。
  不过这位葆真道人还是想错了。
  哪怕他报出了金顶观和邵渊然师祖的身份,碧游府依旧大门紧闭,连个看门的门房杂役都没露面。
  尹妙峰神色不悦,却不得不忍气吞声,再次恳请埋河水神开门一见,还坦言自己带着皇帝陛下的密旨。
  邵渊然则愈发好奇,到底师父是为了什么大事,才害得他们两个吃了这一顿闭门羹。
  占地百余亩的巨大府邸之中,一座灯火辉煌的大厅中,有个矮小女子一脚踩在长凳上,埋头吃着桌上那碗面条。
  准确说来,是一大盆。
  比她两个脑袋还大。
  正是爆炒鳝鱼面。
  大厅站着好些个府邸管事和女婢,皆是埋河冤死枉死的水鬼。
  其中一位老人轻声问道:“娘娘,真不见那两位金顶观道士?”
  女子头都没抬起来,下筷如飞,吃起面条来,发出哗啦啦的声响,含糊不清道:“见个屁!说来说去就是那套说辞,烦死个人。”
  她突然抬起头,对一位厨子模样、正在摘下袖套的憨厚汉子说道:“烧得不错,下次多放些辣椒,放个三四两的,这味道就更好了。别忘了,最好是刘老三铺子的朝天椒,那个辣味最正宗!”
  那厨子好像是个结巴,点头道:“娘……娘,我……我……晓得了。”
  矮小女子翻了个白眼,愤愤道:“娘你大爷的娘,老娘还是黄花大闺女!”
  她突然心头一震,一拍筷子,猛然起身,满脸杀气,“他娘的,还有人敢在祠庙那边捣乱?!胆子有点肥啊!”
  桌上出现一缕烟雾,如人焚香,只是烟雾袅袅,还有一位老妪的声音响起。
  她凝神听完讲述后,杀气腾腾的她,打了个饱嗝,赶紧低头弯腰,拿起筷子,又吃了一大口-爆炒鳝鱼面,这才一抹嘴,大步往外走去,在走到门槛附近的时候,对老管家说道:“我要去趟祠庙,你去打发了门外客人,就说还是那么个意思,除非朝廷能够让书院拿出那本书,否则咱们碧游府就宁肯守着那块旧匾额了。”
  老管事愁眉苦脸,虽然敬重这位水神娘娘,却也不如何畏惧,直接问道:“娘娘,万一那两位道门神仙动了肝火,将我打得魂魄皆无,如何是好?那以后谁给娘娘你去人间市井置办物件?”
  她呸了一声,“怕死就怕死,还给自己找由头。”
  说是这么说,她一步跨出门槛后,就没了踪影,只有话语回荡在碧游府门外,“好好说话,不许杀人……错了,是不许杀鬼。”
  埋河水神庙内,凭空出现矮小女子的身影,挎刀背剑,没带上那把铁枪。
  身处金身祠庙地界,她一步就来到了那两个罪魁祸首身前,“你们两个,怎么回事?为何要在此生事?那个刺史强行丢进来的庙祝老婆娘,说话从来只能信三四分,我信不过她那套添油加醋好几斤的措辞,可此地动荡,我一清二楚,你们说说看,我听着便是。”
  与陈平安和钟魁对峙的她一边说话,一边悄悄后退。
  不是忌惮什么,而是仰着脖子与人说话,她觉得太没面子了。
  等到无需如何抬头,她才停下身形,记起一事,“对了,我就是本地的埋河水神。”
  钟魁便将过程说了一遍,简明扼要,事情真相便很清爽了。
  她听完之后,轻轻点头道:“差不多是这样了,那么你们随意逛,我会让那庙祝老婆娘本分些,不对你们使绊子。”
  钟魁见她真要说走就走,赶紧挽留道:“我还真有正经事找你。”
  她脸色凝重。
  作为统辖埋河水运的正统水神,先前此地诡谲动静,遮蔽了天机,好似方圆十数里都被山雾笼罩,使得她无法查询其中古怪,但是对方大致深浅,她心中有数,比起那头棘手的河妖,只强不弱,哪怕身处祠庙之中,她战力比水底更胜一筹,但是打架这种事情,她一个姑娘家家的,能不打就不打,既然那个读书人把话说清楚了,那就当做萍水相逢好了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回去吃我的那碗鳝鱼面嘛。
  不曾想眼前书生,还有正经事要说?
  难道还是那碧游府由府升宫一事?
  她直截了当问道:“你是大伏书院的人?”
  钟魁笑道:“水神娘娘一猜就中,果然……”
  “别‘果然’了,打住打住!”
  她举起一只手,打断了钟魁后边的客套话,没好气道:“你们读书人喜欢溜须拍马,果然不假。”
  陈平安觉得有趣。
  钟魁挠挠头,“真不能换一本圣人书籍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钻牛角尖,大泉刘氏皇帝会很为难,蜃景城那位书院君子,说不定也会恼火你的不知好歹。并非是我们大伏书院不近人情,架子大,而是水神娘娘你这要求,过于不合常理了。”
  她点头道:“我晓得是我要求过分了,所以你们就别答应此事了,我又不稀罕什么碧游宫,对了,希望你们书院千万别迁怒大泉朝廷,真有什么事,都冲着我来,一人做事一人当,碧游府这点担待,还是有的。”
  钟魁无奈道:“我就想不通了,水神娘娘你怎么就非得讨要那位圣人的书籍?难不成你还与那位圣人认识?”
  那位埋河水神娘娘使劲摇头,“我一个小小水神,哪能认识那位学问比天大的文圣老爷,就是看过他老人家的书,觉得他的文章,字字珠玑,写得比道理很大、可惜措辞沉闷的礼圣、还有学问更差劲一些的亚圣,都要好很多,嗯,至圣先师跟文圣老爷相比的话,勉强算是不相上下吧……”
  钟魁眨了眨眼睛,“水神娘娘,你当着一位书院君子的面说这话,不怕被雷劈死吗?嗯?!”
  钟魁终究是出身最正统的亚圣一脉,何况他的授业恩师,大伏书院的山主,更是中土神洲那座亚圣府邸走出来的。
  钟魁气归气,倒还不至于针对眼前这位水神娘娘做什么。不吓唬她一下,良心难安。
  其实真正的原因,是钟魁担心坐镇桐叶洲中部的先生,被此地异象牵引了注意,以神通观望此地山水,那么他这会儿要是还不仗义执言,为自己所在这支文脉扳回点颜面,回去之后还不得给先生骂死?
  大概是也醒悟了自己的口不择言,已经属于大不敬了,于是她也眨了眨眼睛,“我家里还有碗面条没吃完,得回去了,凉了不好吃。”
  陈平安一言不发站在旁边,心中已是翻江倒海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0-23 17:24:46  ExecTime:0.6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