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机勿语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北溟神话  天机勿语最新章节  天机勿语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天机勿语最新章节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三章嘴上功夫(12-03-25)      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二章雪夜惩凶(12-03-25)      第五卷战佛摘冠第一章闲极生事(12-03-25)     

第四卷迷失故国第四十四章拂衣去


  知道这是哪里,山风一吹,透骨的冷,我们几经生死几不遮体,根本就抵挡不住强劲的寒风,不过谁又在乎这个?只要大家都活着,冷又怕什么!
  在咱们中国,只要不是深山老林,到处都是人烟,尤其是这历史悠久的晋中大地上。我们抬头看看星辰,向着北方走下去,大约走出二十多里,天际都发白了,终于看到公路,大家立刻跑到公路上拦车。
  不过我们模样实在太狼狈了,三分不像好人,七分倒像逃犯,一连拦了好几辆车,都没有人敢停,有两次看着要停了,等我们往前一靠近,司机一脚油就蹿了,差点把我们撞着。
  最后,孙威我们两个决定耍无赖了,孙威往公路中间一躺,我抓着石头在边上埋伏,一边准备截车,一边防备万一碰到个眼神不好的司机真的人。
  没多久,迎头驶来一辆拉煤的东风大卡车,司机看前面躺着人,减慢车速,却没有停下来,我抓住机会,“蹭”地蹿出来扒上踏板,一石头把车窗玻璃砸碎,喝道:“停车!”
  司机一哆嗦,“嘎噔”车停了,哭丧着脸说:“大哥,我身上钱全归您,您留条命给我吧!”
  倒!他还真把我们当劫匪了!就是这劫匪惨了点,哪有拿石头劫车的!我又好气又好笑:“别废话,我们不要钱也不要命,把我们送到最近的县城去!”
  一听我们不谋财害命,司机有点放心了。他讨好地说:“大哥,这条路上人来人往,太打眼,您几位……还是找条人少地路……”
  孙威一咕噜爬起来,跑到车边:“放心,我们不是坏人,你只要把我们送进城,我们不但给路费还赔你修玻璃钱呢!”
  不等司机答应,我先钻进驾驶。然后公主和孙威也挤上来,把小小的驾驶室挤得满满当当。这样子十分危险,但是司机没办法,只得踩下油门发动车子。
  一路无话。前面人烟渐渐稠密,我们终于到了最近的一个县城。
  司机把车停住,哭丧着脸说:“各位大哥行行好,我这车真的不能进县城。超载了,一进城准给抓住,这车煤赚的钱都不够罚款的!”
  我一听是这个理,咱也不能太为难人家:“好!我们下车!谢谢你了兄弟!”习惯性在身上一摸。什么也没有。“威子你带钱没?给这位兄弟留点路费!”虽然我态度不咋地,但还真不好意思欺负劳动人民。
  孙威也在身上找了一下:“我钱夹也不知道丢哪了,这么着兄弟。你给我们留个地址。回头我把钱给你寄去。”
  “不客气不客气!前面路边不远就有个修车厂。我自己处理就行……”司机受宠若惊地推辞,等我们一下车。立刻开车走了。
  随后,我们三个人跟叫花子似的,溜溜达达进了城。打听了一下,这已是另一个县,离大家先前停留的那个县城有七八十公里,而且时间也已过去两天多了。想不到我们挺能折腾,两天两夜的时间居然跑出这么远来。
  大家早都饿得受不了,可是又没钱,不好意思去吃霸王餐,三人蹲墙根商量了一下,孙威说天下警察是一家,提意大家去吃警察。
  我一想,对啊,有困难找警察嘛!小孩子都知道地道理!忙跟路人打听了公安局的办公地点,找了过去。这会正是上班的时间,公安局门卫大哥范儿挺足,看我们哥几个坷碜,非打发我们去救助管理站。我把邻县刑警队的许队长搬出来,又费了不少地唇舌,总算有一位同志半信半疑地打电话给邻县公安局,找许队长了解情况。
  此后公主和我们哥俩的磨难算炼到头了,先饱餐一顿,然后被安排进公安局的招待所美美个洗澡又睡了一觉,直到被服务员喊起来说有客人,才起床。出来一看,许队长、张正杰,还有在酒桌上认识的干警老刘、大冯,小马、老李、胖赵全来了。
  别看相识不久,这哥几个还真不赖,见面就问长问短,说起我们无故失踪,好生担心云云。我也寒暄了几句,话*潢色小说题一转,带到正事上来了。
  其实我和孙威公主早就套好说辞,探地宫地事当然一个字都不能说,公主杀人的事也不能提,能说的就是孟迈三兄弟的。
  我从那天酒席散罢讲起,说回到宾馆之后,发现“师傅”不见了,看到桌上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因为我们无意中挖到那个阴尸仙童棺坏了某些人地事,于是他们绑架了我“师傅”,并约我们去一个树林子见面。我们情急之下,来不及通知警方,便去赴约,在密林里发现居然有南洋人在捣鬼,便与他们打了起来,打倒了其中的一个,却寡不敌众,被抓到一个山庄,并无意中发现了南洋人的大秘密,然后差点被南洋邪术所害,幸亏运气好,终于逃了出来等等等等。
  许队长他们听得目瞪口呆,虽然没有开口,眼神却充满着疑问。我坦然地望着他们,这一番话经过多角度排练,每个都补好了,滴水不漏,绝对经得起任何专业非专业地怀疑和盘问。
  孙威在一边信誓旦旦,拍着胸脯马上就要带他们去抓人。
  许队长说,滋事体大,吴德生是本县名人,他地企业也确实备案聘请有姓孟地马来西亚人,要查他们得上报有关部门允许。
  我说,咱也别忒被规章制度绑死,两手抓两手都要硬,你这头让人打着报告,我那边带大家抓人先。同时呢,你还得派人通知海关,估计那个孟腊见事已败露,肯定会逃走。
  许队长考虑了片刻。心一横,同意了。
  剩下的事便是警方地雷厉风行了,跟我们三人关系不大,不过为了善始善终,我们三人仍然全陪到底,这里简单交待一下:
  当天,我们跟着许队长他们的车赶回去,一刻不停,直接码了人杀奔吴德生的山庄。顺利找到吴德生全家人口。虽然都是傀儡,但好歹还有口气,许队长神色轻松许多。接着又在地下室祭坛上查获孟迈他们害人用的草人木偶等物,看了上面写的名字。有的许队他们居然还认识,大家自然惊惧愤怒不已。
  此外,大家还搜查到许多的证物,自也不必一一细表。值得一提的是。周大彪的尸体还在原地
  我硬赖是孟腊杀人灭口地,反正丫早就没影了——后腊早在我们抄庄的前一天。便转移了财物乘飞机逃回马来西亚了,时间推算下来,他是在密林脱身之后立即就着手逃命的!算他腿!***!
  我又带警方去密林。把先前布地阵打开。孟盁和半成品活死人还都在原地待着。于是孟盁被抓了起来,活死人们被送进医院。说实话。孟氏三兄弟我对孟盁印象最好,孟迈阴毒,孟腊狡猾,只有他相对淳朴一点——不过老实人活该倒霉,那也没办法。怕他在监狱出什么妖蛾子,我只得封了他的法术,让他老老实实地等待接受中国人民的审判。
  接下来的日子更加忙碌,警方把孟氏三人地帮凶能抓的都抓起来了,又在吴德生企业的矿井下找到了被孟氏三人弄下去当苦力的活死人,有五六百个,老地老小的小,一个个面容枯槁气若游丝。我和公主负责救治,然后交由政府相关部门想办法安置。按说这是件轰动新闻,可是为了不影响安定团结,引起人们不必要的恐慌,消息被严密封锁,全部事情都秘密进行。
  忙活完活死人,我抽空找到被孟迈用来定位镇矿地另外七口棺材,里面果然是用同样手法害死地女尸枯骨和男童尸身,全部交由警察处理,但我替这些被残害地冤魂做了一场小法术,超渡了它们,希望他们来生平和喜乐,永远不要再遭受这等惨事。
  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我又找时间把张正杰的事处理了,替那个被他误伤地孩子重新安置惊落的魂魄,只要慢慢调养,这孩子就会慢慢地恢复的。本来还想去大王庄看看周志汉一家子,毕竟周大彪是公主杀的,后来一想,命数三分天定七分自作,他们家就算没有和周大彪串通作恶,也有知情不举之嫌,将来还是看天安排吧,用不着咱多那个嘴!
  把所有的事情都差不多了,还有两天时间就是2007年春节,我和孙威商量着赶回家过年,于是跟许队长他们辞行,该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亲自设宴给我们送别,同时一再要求我们,千万不要扩大这件事。我明知他们有私心,也只得答应绝对不以记者的身份报导这起案子。
  酒宴过后,大家在酒店门前握手而别。我驱车出县城,驶上回京的公路。开出数公里,却见前方有三辆警车在路边恭候,伸头一看,正是许队长、张正杰等一行人前来送行。
  我跳下车,未等说话,从警车上冲下来一个中年男子,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枯瘦少年,“咕咚”一声跪在面前。
  我吃了一惊,这位是熟人,正是那个曾经在小店大哭,又差点被害成活死人的大哥!我们虽然已经见过数面,但还未曾聊过一句半句的。那少年也依稀有点面熟,似乎是在煤井下解救出来的活死人,只是当时太没有人形,所以我也认不很真。
  中年男子跪在地上,热泪盈眶:“恩人,您救了我和我儿子两条命,我们给您磕个头吧!”那少年也呜呜哭着将头“砰砰”地往地上磕。
  我忙和孙威上前搀扶:“大哥,您可别这样,小弟我承受不起!”费尽唇舌,才把这爷俩搀起来。又问了几句,知道他是河南人,儿子有一天上学突然失踪,为了找孩子,他几乎走遍中国,后来摸到一点线索,说是孩子被拐卖到这个县,便找来了,路上又碰上不少同样寻找失踪亲友的人,大家便结伴一起走村串乡地访察,前不久投宿到一个大王庄,睡下后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再醒来已经是在医院了。
  我一听大王庄,就知道肯定是周大彪捣的鬼,不过这家伙已经死了,也算恶有恶报。当下又和大家说了几句,眼看太阳已经偏移,再耽误下去今天就走不了,便不顾大家的热情挽留,上车告辞。
  车开出好久,后视镜里还能看到大家挥手的影子。我不禁十分感慨:“威子,做好事的感觉真不赖,是吗?”
  孙威抱着阿呸,叹了一口气:“好人怎么就没有好报呢?老俞,前几天你们忙着,我惦记那些财宝,又去水潭看了,唉!可惜整个水潭都塌陷了,你说我怎么那么笨,当初就没想着往兜里揣一把珠宝啥的!”
  我忍不住哈哈一笑:“有命出来就不错了,你也别老财迷心窍的,我算看透了,咱哥俩骨头太轻,根本就没发横财的命!”
  公主坐在后座,突然开口说道:“这个,不知何时,掉在我的衣服里!”她慢慢地把拳头伸到前面,一个一个手指地张开。
  我和孙威侧头一看,眼都花了,在公主的手心,有一颗鸽卵大小的粉红色钻石,纯净剔透,切割成梨形,在阳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,美丽如她明亮的眼睛……
  “砰!”车头撞到行道树上!
  孙威脑袋一歪碰在车门上,疼得直骂我:“老俞你血压高啦?不过是一颗粉钻而已!留神心脏病再犯喽!”
  我没有理会他,深吸一口气,再次看去,粉钻的光芒下,公主的手心竟然出现一幅图,极淡极淡黑色线条,绘着半座山岭,怪石嶙峋,浓淡相宜,十分的逼真传神。
  “是你祖传那幅图的五分之一?”我问。这啥也看不出来哪!
  “找到另外四个人!”公主说话是一贯地简洁。只是目光如冰似箭,仿佛越过万水千山,即使经过无尽的轮回,某些人在那双凌厉的眼睛之下仍然无所遁形。
  一切都已注定……
  【……第四卷迷失故国第四十四章拂衣去----绿@色#小¥说&网--中文网--网文字更新最……】@!!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1 18:05:46  ExecTime:0.0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