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少年王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抚琴的人  少年王最新章节  少年王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少年王最新章节1144以后,没机会了(18-01-02)      1143再敢废话,犹如此枝(18-01-02)      1142碰壁,接二连三(18-01-02)     

1131阎罗大帝的真实身份


  万毒公子无可奈何,只好把赵鲲鹏的毒给解了。
  但这家伙还是耍了点奸,没给赵鲲鹏全部解掉,而是留下一点余毒,让赵鲲鹏继续痛苦,却又死不掉了。自然有人把赵鲲鹏绑了,在杨老将军的带领下,我们一干人走向最高级别的办公室。
  整个中海别院确实都被第十七军给控制了,随处可见第十七军的士兵,负责驻守中海别院的卫兵也被绑了起来,之前那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军官现在哑了火,看到我们一大群人跟着杨老将军过来,顿时眼睛冒火,咬牙切齿地说:“杨老将军,你好大的胆子,你这么做不怕遭报应吗!”
  他以为杨老将军打算谋逆。
  将老将军大手一挥,说道:“将他也一起带上!”
  显然,杨老将军打算让他也看看真相,于是,这位军官也被我们的人带了过来。
  不过,这一路上始终没有见到中海别院内部所谓的高手,也不知道他们哪里去了。
  一路上,猴子、小阎王等人也讲述了一下他们之前的经历。我才知道他们是被一个叫做“阎罗大帝”的人阻住去路,至甚逼回地牢中的。
  果然和我猜得一样,我就说嘛,如果不是出现了特别厉害的高手,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挡住他们?
  阎罗大帝,我已经是第二次听这个名字了,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人是谁,猴子他们讲述的时候也语焉不详,感觉像是横空跳出来的高手,不知隐藏在中海别院已经多久。
  中海院别这样的地方果然藏龙卧虎,不愧是整个华夏最重要的政治枢纽,不知道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。
  通过他们的描述,我也知道那位阎罗大帝确实是从之前我看到的那个地坑跳出来的,是个半人类、半怪物的疯子,力大无穷、形如鬼魅,像是走火入魔,但又不是走火入魔,应该是被控制了精神之类的。
  杨老将军对“武功”这个东西并不太懂,疑惑地问:“连你们都对付不了的人,这人得有多强,难道比曾经的樱花神还强?”
  据说在五年前,猴子他们的华夏五人组,曾经远赴东洋剿灭了当时称号天下第一高手的樱花神。从那以后,世上似乎再没出现过什么逆天的高手了,即便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的大阎王,已经强到离谱的程度,足以号称华夏第一了,但也不会是华夏五人组的对手!
  说到这里,猴子欲言又止,似乎想说什么,但又没有说出来,最后只是说道:“是的,他比樱花神还强,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!”
  听着猴子的话,我都倒吸一口凉气,因为我们这群龙组的队长绝对算是华夏顶尖的高手了,如果我们联手都不是对方的对手,对方得有多么逆天,世上真有如此可怕的高手吗,到底是怎么练出来的?
  现在的我,已经突破龙脉图第四十七处穴道,理论上来说是和一清道人平级的高手,但因为我外功修炼的还不够,肯定是比不上一清道人的,甚至有可能还比不上猴子他们。
  照这情况来看,即便我突破第四十八处穴道,达到龙脉图“大圆满”的境界,难道也不是阎罗大帝的对手?
  不可能吧,一清道人可是说过,达到“大圆满”的境界足以天下第一啊!
  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,杨老将军却轻松地说:“甭管他有多强,我的第十七军上,保准把他崩成个马蜂窝!”
  这话倒是说得没错,如果在冷兵器的时代,武林高手还能称霸一时的话,现在热兵器都满天飞了,哪有高手能扛得住枪子;就算扛得住枪,扛得住飞机、大炮和坦克吗?随随便便就能把人秒成渣了。
  所以太祖皇帝说,枪杆子里出政权,谁有枪,谁就是王,杨老将军确实有资格说这样的话。
  于是大家纷纷沉默下来。
  阎罗大帝的事,大家放在一边,继续讨论陈老和那四位假的老人。
  现在已经确定陈老不在中海别院,而且没人知道他去哪了,也没人能联系上他,只有那四位假的老人当家,所以杨老将军才能这么顺利地控制中海别院。
  和猴子“试”出来的不一样,杨老将军觉得情况不对以后,立刻把这四个冒牌货给绑了。
  说着,我们就已经到了中海别院最高级别的办公室里,这里由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守卫,四位假的老人果然就在其中,他们已被五花大绑,全都一脸颓然地坐在地上。
  看到这幕,我是真的心惊肉跳,不断告诉自己他们都是假的,才能让自己的心境暂时平复下来。
  倒是赵鲲鹏和那位军官不服不忿,看到这幕以后再次破口大骂起来,说杨老将军和猴子他们全都是叛国贼。赵鲲鹏的身上还有余毒,疼得他龇牙咧嘴、冷直流,那张嘴仍旧跟刀子似的,骂得特别难听。
  他们神情激动,结果那四位假的老人更加激动,看到我们一大群人进来以后,四位老人顿时吓得面色惨白、体如筛糠,噗通噗通全部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地说:“大将军啊。饶了我们吧,一切都是陈老安排,和我们几个没关系啊……”
  如果说之前对他们的身份还将信将疑,那么现在可以完全肯定他们是假的了。
  几位擎国之柱,就是再贪生怕死,也不至于这样没骨气的。
  看着几位瑟瑟发抖、面容猥琐的老头,赵鲲鹏和那位军官也傻了眼,两人吃惊地看着几位“老人”,似乎人生观都坍塌了,瞠目结舌、呆若木鸡。
  杨老将军也不废话,直接摸出腰间的枪,对着几位老人喝道:“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!敢有半句假话,立刻毙了你们!”
  几位老人更加吓得不轻,一边磕头喊着饶命,一边把前因后果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部讲了出来。
  他们果然都是假的。
  他们的真实身份,有农民,有工人,还有个小学老师,唯一有点社会地位的可能就是“徐老”了,他是某个十八线小县城里的养猪场厂长,因此气场也比其他几人稍强点!
  他们是两三年前被陈老找到的。
  在那之前,他们就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“名人脸”了,毕竟华夏之大,有近十四亿的人口,找到几个长得相像的人并不困难。
  陈老找到他们以后,便在他们原本的长相上加以改造,有的甚至动过刀子,还有的染了头发、剃了胡茬,就是确保要和真身一模一样。当然,长相类似肯定是不够的,还要熏陶他们的气质、培养他们的气场、训练他们的行为、改变他们的习惯,经过几年的努力,终于能够做到惟妙惟肖,只是不是家人接触,外人很难分辨出来。
  原来四位真身到哪去了,他们四个假的也不知道,只说自从他们]来到这里,一举一动都受陈老安排,每天要做什么、要去哪里、见什么人、说什么话,都列得清清楚楚,照着做就是了,从来没有出过纰漏。
  也就今天,陈老恰好出门联系不上。中海别院又出了这么大的变故,他们四个才慌了神,赶紧联系第十七军,以致露出马脚。
  讲完整个过程以后,四个冒牌货再次磕头求饶、哭哭啼啼,哀求杨老将军放过他们。
  杨老将军摆弄着手里的枪,故意弄得“咔嚓嚓”响,询问他们还有没有什么隐瞒,他们吓得都尿裤子了,纷纷摇头说没。看来,从他们几个冒牌货的嘴里已经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。
  到了现在,赵鲲鹏和那位军官也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,两个人也彻底沉默下来!
  现在问题彻底搞清楚了,一切都是陈老在背后作祟,裁撤龙组是他干的,囚禁龙组众位队长是他干的,打算暗中清除帝城地下世界的势力也是他干的。
  四个冒牌货交代完后,杨老将军当然气得不轻,他一心护国,没想到上面早就大乱,恨不得当场毙了这四个老东西。但是猴子拦住了他,说现在陈老还没踪迹,另外四位真身也没找到,这四个假的肯定是不能杀的,否则整个国家就乱套了,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华夏,将会再次陷入生灵涂炭。
  杨老将军说: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
  猴子说道:“在没找到四位老人的真身之前,先让这四个冒牌货继续顶替一阵子,维护现有的稳定局面,也让不知身在何处的陈老能够放心,这样也能避免打草惊蛇。”
  大家都觉得有道理,现在还是力求稳定,如果能在暗中平息此事,如果闹得人尽皆知、沸沸扬扬,国家不定要乱成什么样。
  但是,怎么找到四位老人的真身呢?
  这个问题,看来只有抓住陈老,才能迎刃而解。
  只要四个真身没死,一切都有回转余地。
  大家坚信,虽然陈老不知去往何处,但他迟早还会回到中海别院,到时候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,将那老家伙给抓住。
  这个策略定下来后,大家立刻分头行事。
  有人负责将中海别院恢复原状。确定陈老回来的时候不会发端倪;有人负责在中海别院内布下天罗地网,确保陈老一到就能将他抓住;有人负责监控那四个冒牌货,让他们]继续若无其事地处理公务、各地访问。
  就连那位军官都愿意配合我们。
  至于赵鲲鹏,则完全蔫了,也不再骂我们了。万毒公子给彻底解清毒后,他便陷入昏睡状态,就是想乱也乱不起来了。
  其他人则养精蓄锐,准备进行最后一战。
  现在可以肯定的是,那位至强高手“阎罗大帝”和院中的诸多高手不在现场,应该是跟陈老一起出去了。等到他们回来,肯定少不了一番恶战,虽然有第十七军在这驻守,按理来说应该没有问题,但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  布置好了以后,大家便都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。
  中海别院挺大,空房子也多,随便哪都能睡。我这辈子也没想过自己还能在中海别院里面住上一晚,真是不知道积多少辈德才能修来的福分,不像陈老他们几个,天天能在这住。
  所以我也愈发不太明白,陈老明明已经立于华夏巅峰,为什么一定要那么执着的称帝呢。当皇帝真就有那么大的诱惑力吗?
  作为平民出身的我,实在无法理解这种思维,我最盼望的还是能和左飞那样,和我所有的爱人们住在一起就足够了。
  总之,最后一战过后,想必就能彻底没事了。这次我立了这么大功,魏老他们肯定不好意思再关我爸,只要我爸能够平安归来,我们一家能够团圆,再把我爱的女人都娶回家,我这辈子就算没有遗憾了。
  抱着这样美好的梦想,我也渐渐进入梦乡。
  但还没有多久,就有人来敲我的门。
  我赶紧起身开门,发现是小阎王。
  “舅舅?”我很惊讶。
  “打扰你休息了?”小阎王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。
  我意识到小阎王似乎有话想和我说,我赶紧说没事,又问他怎么了。
  “去外面走走吧。”小阎王的声音很低语气也很严肃。
  一副要有大事的样子。
  我也不敢多问,立刻跟他走出门去。
  此时已经凌晨,明月当空悬照,中海别院内的景色还挺不错,有山有水、有花有草,我和小阎王沿着小路慢慢前行。清冷的月光在我俩身上披了一层银光,不过已经初夏时节,并不觉得寒冷。
  我和小阎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  他问我手上的伤怎样了,我说被赵鲲鹏敲了一棒确实挺难受的,不过左少帅刚才帮我医过,再配上龙组的独门伤药,应该很就能好了,不会影响最后的一战。
  就像之前说的,虽然第十七军在这驻守,按理来说应该足够应付最后一战,不过凡事总有意外,万一有个什么不合适了,还是要做两手准备,尤其陈老那边还有一个叫做“阎罗大帝”的逆天高手啊。
  和阎罗大帝一比,号称陈老麾下第一高手的一清道人都不算什么了,就是不知道陈老为何会把阎罗大帝藏到现在。
  之前我和赵鲲鹏的一战,已经足以说明我的实力,绝对有资格和他们一起战阎罗大帝的。
  我第一次听说阎罗大帝这样的逆天高手,心里还是蛮兴奋的,作为在武道上已经沉浸多年的我,向往能和高手一战也是正常心理。早就知道猴子他们远赴东洋力战樱花神的故事,心里一直都很神往。这次终于能和他们并肩作战。
  这是实打实的第一次啊!
  我相信,此战必定会像樱花神之战那样载入史册,被无数华人津津乐道、广为流传。
  说着说着,我便兴奋起来,询问小阎王有关阎罗大帝的更多信息,比如他长什么样、用什么招数、有没有克制他的办法?
  结果,小阎王却没回答我这个问题,而是换了一个话题,问我:“巍子,你对爱国二字是怎么看的?”
  我愣了一下,不知道小阎王好端端问我这个干嘛。难道是在试探我对国家的忠诚度吗?
  小阎王的神情严肃,我也不敢嬉皮笑脸,认真表达了我的内心想法!
  我说每一个华夏儿女、炎黄子孙,肯定都深深热爱着我们的国家,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,没有国、哪有家,如果国将不国,那么家也不家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如果国家都不存在了,我们的小家也就难保,所以保护国家也就是保护我们自己。
  尤其是我们龙组的人,还有警界、军界的人,国家赋予了我们保护人民的责任,这就是我们应当尽到的义务,再苦再累也不能说半个不字;只要确定我们的路线是正确的、选择是正确的,牺牲掉自己的性命也未尝不可。
  当然,每一个人爱国的方式都不一样,有人出国留学,甚至改换国籍,都不一定代表他不爱国,可能只是生活环境所迫而已。
  从古到今,每当国家有了危难,站出来保护国家的华侨也不少啊。
  还有,国家和政治肯定是要分开的,我们热爱这个国家,但如果执掌这个国家的人不够资格,我们也要把他推翻,才能创造一个美好未来。
  所以,爱国也不能盲目,搞成赵鲲鹏那样就不好了。
  最后这一番话,我是针对陈老的,因为陈老这样的人真是毒瘤,华夏有他这样的人执掌政权真是悲哀,必须将他推翻、把他干掉,让他麻溜的滚蛋才行。在我眼里看来,陈老才是真正危害国家的人,他不仅破坏了国家,还祸害了人民,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叛国者。
  听完我的所讲所述,小阎王点了点头表示我的想法很正确,接着又问:“那我问你,如果你的亲人里面出现了危害国家的人,国家下令让你亲手杀掉你的亲人,身为龙组成员的你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呢?”
  我吃了一惊,感觉小阎王今天晚上的问题越来越离谱了,怎么这种问题都问出来了。
  我立刻摇头,说不可能的,我的亲人里面不会出现这样的人!
  确实如此,无论我爸还是我妈,亦或是我舅舅,虽然大家身份各异,但是谁也不会做出危害国家的事,所以我不愿意做出这样的假设。
  小阎王却还不依不饶。仍旧问我:“我说假如,假如你亲人里真有危害国家的人你会怎么抉择?巍子,正面回答我的问题!”
  我一时变得犹豫起来。
  我相信,如果是小阎王面对这样的问题,既是红色家庭出身的他,又是龙组队长的他,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除掉危害国家的亲人。可我,我有那么高的境界吗?
  我是爱国不假,我也希望做一名忠勇护国的英雄,可如果是我的亲人危害国家,我感觉,我下不了手啊!
  就像刘鑫,面对龙组和一清道人,难道他不知道谁正谁邪、谁是谁非吗,但他还是选择了一清道人,因为那是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师父啊,怎么能将屠刀对准自己的师父呢,所以明知路线不对也只能跟到底了。
  如果让我面临这样的选择,我不觉得自己能比刘鑫做得更好。
  我到底还是个活生生的、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啊!
  我仔细想了又想,略带犹豫地说:“我,我可能下不了手!”
  我确实没法对自己的亲人下手。
  小阎王听了以后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  我说舅舅,你失望了吗?
  小阎王摇了摇头:“没有失望,你的心理是正常的,大多数人的选择都是这样,你也不是圣人,没人会苛责你的。”
  我也松了口气,说舅舅,以后这种问题别再问了,还好我没遇上这样的事,不然还真够为难的。
  我一边说,一边摇头苦笑。
  小阎王没有答话,回头看看我们来时的路。才说:“走挺远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  我心里想,小阎王大晚上把我叫出来到底干什么啊,就说了这一堆有的没的?
  莫名其妙啊!
  我点了点头说好。
  小阎王把我送回了我的房间,站在我的门口说道:“巍子,通知你件事情,最后一战不用你参加了!”
  我再次吃了一惊,询问小阎王为什么?
  是我的实力不够,还是我哪里没有通过考验?
  以我现在的实力,不敢说一定能和猴子、小阎王他们不相上下,但也绝对不是拖后腿的存在啊,究竟为什么呢?
  我有点着急,好不容易有一次和大家并肩作战的机会,为什么要把我排除在外呢?
  “你不能去,巍子…”
  小阎王的语气突然变得悲伤起来:“不是你的实力不够!”
  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”我愈发不可理解,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
  小阎王没有说话,而是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明月,许久许久才像是下了决心,叹着气说:“因为,阎罗大帝就是你爸!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1 18:04:07  ExecTime:0.0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