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贼警》全文阅读

作者:虾写  贼警最新章节  贼警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贼警最新章节第五百八十一章十月(18-02-11)      第五百八十章苏之殇(18-02-11)      第五百七十九章手刃仇人(18-02-11)     

第五百六十七章无名之地


  宋凯和左罗互相看了一眼,卧槽了个去,刚下飞机才一个多小时就被灭了。哪里出错了?要知道他们使用假的真护照买的机票,使用警方正规系统制造了两个身份给他们使用。而对方不仅直接挖掉了他们,而且还知道他们的身份和名字。
  左罗突然想到苏诚说过的一句话: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。现在品味,苏诚并不是说左罗不知道他们是谁,而是说左罗完全错估或者说低估了他们的身份。
  左罗是格斗专家,但是对方也不是弱手,两米距离和两米五的距离,前后扇形持枪,几乎无解,除非开挂。左罗点下头,宋凯无奈的给左罗戴上手铐。
  西装人道:“我们本打算请两位回去,但是老板改变了之前想法,请左警官留下,宋先生可以先回去。宋先生,朝外面走,有人送你上飞机。请不要辜负我们的好意,处理两具尸体对我们来说并不难。”
  “去吧。”左罗道。
  宋凯点头,朝外面走。
  西装人掏出一颗药丸,走到左罗面前,道:“张嘴……左警官,这样没有一点意思,完全在浪费时间,难道需要我使用麻醉枪吗?”
  左罗无奈张口,药丸被扔到口中。十几秒后,药效上来,左罗有些站不稳,坐在地上,再坚持一会,终于躺平。西装人蹲身,拿手机打开手电筒,掰开左罗的嘴检查。站立再等待三分钟。即使左罗用旁门左道藏了药丸,三分钟时间也足够药丸融化并且发挥药效。
  ……
  左罗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感觉到光线强烈,慢慢睁眼。首先看见的是太阳,强烈的太阳光,带了光晕。左罗忙眯眼,头侧到一边,看见了草地,这是一片缓坡草地,朝下看去,十几米高度落差,千米之外是一片麦田,一大片的麦田。
  远处可见错落的小山,还有少许的树木,小山上是天空,蓝色的天空夹杂了几朵白云。非常漂亮,如梦如幻,似真似假。
  左罗还没有回神过来,看见自己所处的小山坡上出现了一位十来岁的小姑娘,她骑了一匹马。小姑娘慢慢的靠近左罗,距离五六米位置停下。左罗虽然苏醒,但是药力还在,身体难以动弹,想说话,只听见喉咙发出的哑哑声响。
  小姑娘看了左罗一会,举起左手,对左罗放开五指,捏紧五指招呼了一下。然后转马头,朝坡上而去。
  还在做梦吧,左罗对自己说。左罗颇有些留念的看着小姑娘消失在山坡。这时候旁边飘来一句话:“人家和我打招呼呢。”
  左罗艰难的转过头来,四米之外,似乎有一条小河从山坡上流下,一支鱼竿插在草地上,苏诚戴着墨镜人躺在草地,翘着脚看天空。
  左罗瞬间被拉回现实。
  苏诚悠然道:“Z7第一猛将,一个照面被人放倒,不错不错。”
  左罗难以开口,看见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过,穿的是白衬衫,牛仔裤,灰色袜子和一双皮靴。
  苏诚继续调侃:“早和你说了,国刑要有用,母猪能上树。”
  没押韵,左罗想着。
  苏诚:“既然来了呢,你就得配合我,否则我们两个人都没办法活着离开欧洲。你现在不是警察,而是我的助手。两个选择,第一个选择就是送你去警察局,第二个选择就是当我助手。同意吗?反对就说话……好吧,不反对,就当作你答应了。这几天我们生活会过的非常舒服和自在。接下去就要看天意了……什么?”
  苏诚滚了几圈过来,靠近左罗,左罗努力抬头,对苏诚耳边道:“反对。”
  苏诚站起来,舒展下身体,道:“只要你提出要求,会有人送你去警局的。”
  左罗说话顺畅一些,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  “说什么?”苏诚看着远方,道:“好吧,我现在给了绅士鬼一个名字,绅士鬼要花费几天时间去复核这个名字是不是吊死鬼的第三行政官,如果是,再和我谈谈。如果不是,我们两个都得死。所以你反对也是人之常理。只不过,他们表面会送你去警局,半路上就会要你的命。你想活着,就得和我一起搏,现在我们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。”
  左罗努力要坐起来,没成功,继续躺下,喘气好一会,问:“什么药,这么厉害?”
  “你被注射过两次,今天距离你到爱尔兰已经过去20小时了。”苏诚道:“我担心你发霉,拜托人家把你送出来晒太阳,就刚才那小姑娘,她骑马送你来的。”
  左罗再躺了一会,问:“第三行政官是谁?”
  “我就说左罗你不会注意细节,马局曾经亲口告诉过你。”
  “不可能。”
  苏诚道:“之前我也不确定第三行政官是谁,一直到马局和你的密会。马局是不是告诉你,高检、马局还有欧阳长风是三大执行官。”
  虽然没有这么说,但是马局确实说了高检曾经是监督者,三行政官中一员,左罗并不明白苏诚说这个干嘛,道:“没错,但是多年前高检就死了。”
  苏诚道:“这就是侦探和警察的区别,你为什么没有再联系上一条线呢?”
  “哪条线?”
  苏诚回答:“吊死鬼的结构。三大行政官,还有三名后备行政官。也就是说,高检死亡之后,立刻有新的行政官接替高检的工作。我当时怀疑对象是检察官和法官,因为这两个职位很重要。从人事记录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,高检死亡之后一周,一位四十岁的法官,姓赵,我们姑且称呼其赵法,他提出辞呈。”
  “我对赵法进行了外围了解,当时还没有系统的公务员考试,赵法退伍之后,在当时刚进入检察院数年的高检推荐之下,成为一名法院书记员,书记员中有一部分属于事业编制,也就是聘请制。两年之后,赵法通过考试,成为一名法官,前往林远县林镇成为最基层的法官。接下去十年,赵法从林镇,到林远县法院,因和一名A市女子结婚,最终回到了A市。”
  “三十五岁的赵法开始在法院中处理民事案件,一直到四十一岁赵法离职时,没有处理过任何刑事案件。离职的理由是因为工作压力大,还有一个理由是因为他老婆炒股赚了一大笔钱,内务局对他们进行调查,赵法非常恼火,和内务局产生冲突。最后虽然没有发现任何犯罪行为,但是因为不配合内务局,给了赵法警告。赵法不忿,怒而辞职。离职之后,他和妻子就在家里炒股,内务局那边追踪了半年,发现这半年时间,赵法有赚有赔,赔的更多,于是终止了对赵法的调查。”
  “一个模式。”
  “恩,马局和赵法一样,他们都获得了一笔能让自己和家人过上体面生活的金钱,这钱并不多。”苏诚道:“对赵法产生怀疑之后,我让我的朋友调查了一下,发现赵法近期几乎都不出门,而且在赵法小区附近,发现有可疑人员游荡,最可疑是小区物业保安,其中两名保安从表面看就不会只是物业保安,这两名保安是赵法居住的那栋楼的专属保安。”
  苏诚道:“我就调查到这里,我确实不能肯定赵法是第三行政官。这时候你帮了大忙。”
  “我?”
  “你将我和欧阳长风关押在一起。”苏诚道:“欧阳长风是老狐狸,但是人毕竟是人,听见看见一些难以置信的事或者人,瞳孔必然会发生一定变化。现在我有八成把握赵法是第三行政官。”
  左罗道:“以我对你为人了解,你说的任何一个字我都不信。”
  “你最好信,我最好是对的,否则我们两人必死无疑。”苏诚道:“左罗,我不和你开玩笑。没我的要求,你和宋凯都得死,我要求之下,他们放过宋凯,把你放到我身边,他们知道我们之间会因为立场不同而出现很多矛盾。同时他们也不想放过你,如果我是错的,那你就要陪葬。至于宋凯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。你现在必须做好和我同一条心的心理准备,不要再去理会你的身份,可以吗?”
  “有别的选择吗?”
  “当然没有。”苏诚道:“我知道你内心还有侥幸……你是联系上国刑吗?”
  “我没那么蠢,我联系的是欧盟法院大法官下属塘鹅调查小组。”左罗疑问:“难道他们出卖了我?”
  苏诚道:“如果是他们出卖你,你和宋凯已经死了,灭口需要。我几个小时前和宋凯通过电话,他已经安全到达A市。”
  “那我……”
  苏诚一笑:“我和你说过的,你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。”
  “是谁?”
  “不能告诉你。”
  “你让我一条心,你却不告诉我?”
  “不告诉你是因为你不能掩饰自己的言行。同时我们身份有别,我知道太多,为了自己小命我会保密。你知道的太多只能死。而且,我只是瞎猜,没有多大的把握,我也不想知道他们是谁,知道的越多,死的越。上次华太太和何刚刺杀竞赛,我暴露了我知道的比较多的一面,导致了我被我老板送到监狱。中庸之道才是王道,如果我不知道那么多,我现在已经结束合同,拿了大笔钱的去和璇子准备婚礼,而不是和你在这里生死未卜。”
  左罗静静躺了一会,好容易坐起来,摸索身体,苏诚丢过去一盒烟,左罗看了烟壳,JohnPlayer,什么鬼,烟内有一个打火机,左罗点着,好浓,也很过瘾。左罗享受一会烟草带来的乐,问:“这是爱尔兰吗?”
  “不清楚,我坐了车,车坐了船。这地区有些爱尔兰南部和英格兰北部味道。”
  左罗问:“骑马的小女孩?”
  苏诚道:“她是我们的看守。”
  “我特?”左罗一愣。
  “她是位哑女,她的父母给我们提供食物和住所。”苏诚知道左罗疑问,拉起裤脚,小腿捆绑了一个黑色东西,苏诚道:“这是定位器,一旦被破坏,或者离开区域,有可能会被追杀。”
  左罗道:“听起来非常嚣张,很难吗?”左罗站起来,环顾四周,可以看见最西面位置似乎有城镇,距离大概二十公里到三十公里左右。
  “他们反正非常相信我,知道我不会跑。”三十公里的直线距离,附近看不见道路,别说跑。就算有一条直线道路,三十公里,苏诚也不愿意走,会累死。最悲催的,好容易到了城镇,别人已经在那边等着你了。苏诚道:“刚才说了,我们要同心,我不想跑,你最好也放弃这个念头。喂,你是怎么被抓的?”
  左罗开始说明自己的计划,他和六人组取得联系,根据戒指的定位功能,远距离的追踪和观察苏诚,定位苏诚停留的地点,而后进行全面调查。六人组将提供给左罗他们欧盟通行权限,同时会有两名组员协同一组特警跟随在左罗他们几公里外。
  苏诚问:“你找的是哪个法官?”
  “蒙特利大法官。”
  “蒙特利?”苏诚看左罗,若有所思,问:“你知道不知道,蒙特利在连任欧盟法院院长后,突然不连任,并且很少参与正式工作的原因吗?”
  “什么原因?”
  苏诚道:“蒙特利是一名英国贵族,大菠萝也拥有贵族头衔。有一次聚会在蒙特利的城堡中举行。来宾有不少是艺术家。酒后蒙特利带他们去看自己的藏品,据大菠萝说,大部分是油画,油画中只有几幅是真迹,并且价格都不算高。蒙特利要的是大家去分辨收藏中哪些是赝品。这些赝品画的栩栩如生,气氛也很好,艺术家们甚至展开了激烈的辩论。”
  “最后公布答案,一些艺术家被尊称为艺术品专家,可以说是在上流社会和艺术界提高了很大名声,这次藏品分辨是蒙特利特意举办的宴会中的焦点游戏。英国佬嘛,只是吃饭,喝红酒,大家都腻。”苏诚道:“期间有个老古董,原本是知名的鉴赏专家,被羞辱后非常不忿。大家用晚餐,他还留在藏厅中。晚餐开始后,蒙特利请老古董的两名学生一起去请老古董,但是未曾想老古董死了。”
  “一方面报警,一方面大菠萝直接开始调查命案,锁定一名男侍者为嫌疑人,男侍者早一步逃离。三天之后,警方抓捕了男侍者,侍者坦白,他知道老古董佩戴的怀表是一百多年前的古董,价值连城,所以抢劫杀死了老古董。”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1 20:23:34  ExecTime:0.0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