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贼警》全文阅读

作者:虾写  贼警最新章节  贼警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贼警最新章节第五百八十一章十月(18-02-11)      第五百八十章苏之殇(18-02-11)      第五百七十九章手刃仇人(18-02-11)     

第五百七十二章脱逃


  苏诚道:“我第二张牌是我知道吊死鬼内部黑手是谁。这张牌是让我老板比较头疼的,也是最有可能达成我目的的一张牌。你成为了我们之间筹码博弈的棋子,我老板不希望和我有暴力之间的冲突,我们都希望继续合作。但是我要的比我老板想的要多一些,老板很为难,权衡之间的利害关系。我认为我老板最终会同意我的要求,但是我老板会要求我提高代价。”
  “卖身?”
  苏诚想了一会:“也许一年变成五年合约,谁知道呢。”
  左罗道:“也就是说,我必须按照逻辑逃跑,否则不仅你的博弈不好进行,我也会被强烈怀疑。反过来说,如果要除掉我,我想很早就可以下手了吧。”
  苏诚苦笑:“谁知道呢,也许就是要你逃跑,然后抓住你,认为你不守规矩,要处决你,要挟我降低要求,提高代价。”
  左罗看苏诚:“会不会有这样一个可能,我真的逃出去,这情况出乎你老板的意料。于是联系我,以你为要挟,要求我回来呢?”
  苏诚沉吟许久:“有这样的可能,但是我老板很厉害,你能逃出去?你也听侍女说了,你只有今天晚上这个机会。”
  左罗道:“我有一定的把握,也有一定的计划。”
  “是吗?”苏诚道:“你的计划我一向不太喜欢。”亲,你还记得猎狐吗?
  “我喜欢就可以。”左罗道:“你去洗澡吧,我需要休息。”
  “你行吗?”
  “不要问男人这个问题。”这么嗦。
  ……
  从表面上看,负责格利城堡外围保安工作的人员每个班次为六个人,属于每周轮班制。也就是说这六个人在每天工作中还要分配工作时间。六个人也足够了,毕竟只是文明的阻止外人进入城堡。
  凌晨一点左右,左罗悄悄的单独离开了房间,
  在距离城堡七百米,城堡侧面的一个山林中有一个帐篷,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在帐篷内操控一台电脑,看着城堡地图,还有地图上的发光点,汇报道:“左罗离开房间。”
  对方回答:“看来是实在摁耐不住了。我很好奇在马场为什么他能七天不逃。布置好了吗?”
  迷彩服回答:“路口拉上了破胎器,可以阻止他开车离开。保安处的电话全部会被转接到我们的人号码上。道路上埋伏了我们的人,持有麻醉枪,都是专业高手……我不明白老板为什么要这么玩?”
  对方回答:“老板是一个要面子的人,有些事不好太直接。”
  迷彩服汇报:“左罗开始向城堡外移动,走的是左侧门,出侧门后距离最近的保安为一百米左右。”
  对方笑:“真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。”
  迷彩服同样笑着回答:“我确实看不出他有什么过人之处。”
  但是他们笑的太早,画风突变,迷彩服看见是左罗接近两名值班的保安,按照道理来说,左罗应该向他们求援,保安会打电话报警,警车到达。这时候计划中还有戏弄左罗的一个细节,警察要求左罗出示证件,左罗无法出示证件,会被当成嫌疑人戴上手铐带到警察局。以左罗的身份来说,他会乖乖的配合,力求在警局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  左罗这次不玩这套,他一反自己警察的作风,竟然偷袭了两名保安。左罗拉开岗亭的门,一名保安回头,左罗抓了其头发,用蛮力将其脑袋砸在了桌子上。而后一个冲刺,抱住另外一个保安腹部,人朝后倒,五秒之内,两个保安歇菜,完全丧失了战斗力。
  左罗环视岗亭,对两名保安搜身,找到了证件还有手机之类的东西。左罗脱掉一名保安衣服,自己穿上,对一名保安补了一拳。左罗走到十来米外的板房宿舍敲门。两名保安正在休息,他们一个房间,两名保安正在吸烟玩牌。听见敲门声,猫眼看了一眼,看见胸膛,穿了制服的胸膛。于是打开了门,左罗第一时间判断出开门者的身高比自己还高,于是一额头磕在对方鼻子上,左勾拳狠狠打在其肝脏部位,导致其两秒之内神经功能丧失。右手顺手抓了其脑袋盖在了门边的墙壁上。
  另外一名保安愣神半秒,立刻扔掉牌举了橡胶辊冲上来,大喊大叫。左罗右手放在后颈,左手格挡了橡胶辊的下劈,右手抽出后背的橡胶辊,打在保安的脸部。
  正在休息的保安一前一后跑来,冲进房间,第一位被靠立在门边的左罗用马扎盖在脸上。不可能有援兵的第二位就不用说了,左罗搏击战斗力还是非常强悍的。
  迷彩服有些惊讶:“有些出乎意料。”
  他通讯的一边道:“确实,好了,让人你的收拾他吧,不要再轻敌。”
  迷彩服联系:“黑貂,拿下目标。”
  “黑貂明白。”黑貂招手,六名脸上涂了迷彩色的人上了路口边的汽车,朝城堡而来,他们检查着自己的装备,催泪瓦斯,麻醉枪,电棍等。黑貂道:“三人一组,不要轻敌,也不要杀了他。”
  迷彩服看着左罗位置还在保安宿舍,暗念不要跑,不要跑,不要跑……跑进山林,追起来浪费时间。
  然后迷彩服感觉画面不对,这是热感成像系统,人体会发出热量,被感应形成图像。而每个人身上都携带有不同信号的蜂鸣器,左罗确实还在宿舍,但是电脑画面的颜色开始变得发亮,迷彩服心惊,难道左罗识破了这套热感系统?
  再看几秒,发现不对,立刻呼叫:“不好,左罗放火。”
  “什么?”
  “他在放火。”迷彩服道:“直线五公里位置有住户,保安宿舍在高处。一旦看见火光,住户有可能报警。”城堡在山林中,会被误认为山林失火。板房烧起来的火势是很凶猛的。
  迷彩服道:“罗梦湖和朝塞斯山国家公园距离城堡只有二十公里,那边驻扎有一支飞行消防队。最麻烦是格利城堡附近山林安装有山林火灾警报。”这是一个自动警报,包括我国在内,很多国家的森林和山林都遭受火灾的威胁,一旦行成威胁,不燃烧几天是停不下来,损失不可计量。为了让人们能最早发现森林火灾,一些国家会在森林中设置自动警报系统,力求第一时间发现火源,第一时间扑灭火源。
  “我们处理不了,我立刻向顾问汇报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左罗将所有保安拖到空地,看着保安宿舍成为火海,作为一名警察,接触过不少纵火犯,其中不乏天才。要么说优秀的警察具备成为优秀罪犯的基本资格。左罗并不知道山林警报系统,他期望是火势被附近的居民发现。
  为什么左罗要一反自己警察的态度,不仅暴力袭击保安,而且还放火呢?很大原因来源左罗对苏诚推测的盲目信任。苏诚说有问题,那就搞事情吧。目前自己处境不会更坏了,所以不在乎干点坏事。
  如果按照警察那一套,左罗要去推测寻找证据证明保安是好人还是坏人,更别说放火这种恶劣的行为。
  一个装昏迷的保安蓄积力量准备偷袭左罗,左罗一脚将他踢晕了过去,这时候保安身上的行动电话响起。左罗摸索拿到电话:“哈罗。”
  “你好,我是苏诚的顾问,你可以叫我雷特。”
  看来自己是做对了,左罗问:“有事吗?”
  “国家公园消防队已经飞向格利城堡,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。”
  “怎么配合?”
  “回到你自己的房间,其他的你不用管。”顾问道。
  左罗问:“为什么配合?”
  顾问道:“我的人距离你只有两百米,他们携带有武器,所以……”
  “所以消防员会发现几具尸体,并且是枪伤。”左罗潜台词是,那事情就搞大了。自己固然一死,但是格利城堡的人都要卷入自己命案中。
  顾问反而笑了,问:“你需要什么左警官。你应该很清楚,就算你得救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苏诚会配合我们,而不会配合你。”
  “最少我得救了。”左罗拉起一名保安,人靠在岗亭边,将保安当成盾牌,对着火光边缘出现的人影。
  “你误会了,我从来没想伤害你,我对警察一向很尊重。”顾问问道:“难道你不好奇其中的故事吗?还有接下来会发生的事?”
  “我认为我暂时还是不要好奇比较好。”
  顾问道:“利害关系我已经说明,你本不在我计划中。好吧,这次是你赢了,你可以原地等待消防员。”
  左罗反问:“你希望我走?”
  顾问叹气:“当然不是,毕竟格利城堡是我经营多年的一个据点,我只能撤销这个据点。说说吧,你有什么要求,或者我会权衡下其中的利弊。”
  左罗道:“第一个要求,我要求和A警局取得联系。第二个要求,我要求参与苏诚此事全程。”
  “联系?这不太可能。”顾问看下时间,还有十分钟飞行队就会到达火场上空。尸体可以处理,但是弹孔怎么处理?子弹头怎么处理?他不希望把事情闹大。顾问道:“不如这样,我可以答应第二个要求,另外我可以在三个月内告诉A市警局吊死鬼黑手的名字。”
  左罗瞳孔一紧:“你们……你们要过河拆桥。”借刀杀人,三个月后黑手就没有利用价值了。
  “呵呵,我承认我们道德不高,但是我也承认我有信誉。无论你是死是活,我都会给A市警局名单,并且提供他最少一份的犯罪证据。”顾问道:“这交易我自认为不错的,你们警察规则不管是谁向你们告密,只要能打击坏人,就不会顾虑太多。黑吃黑也好,借刀杀人也好,你们不在乎,如果你们足够聪明,还能借他的手来打击我们。怎么样?这个交易不错吧?”
  “很有诱惑力,但是我怀疑你的信誉。”
  “我理解,我只能请你相信我。你还有一分钟时间考虑。”
  左罗爽回答:“我同意。”
  “我知道你会同意,现在请你回到你的房间里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消防飞行队的消防员从直升机索降而下,迎接他们的是两个鼻青脸肿的保安,另外四名保安已经被黑貂带走。保安向飞行队解释了意外失火,飞行队评估认为不会对山林产生破坏,呼叫了本地消防队控制火情。由本地消防队负责灭火和进行火灾调查。
  这事情折腾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平息,和顾问雷特会面的日子也被推迟了一天。这一天苏诚对左罗是赞赏有加,同时认为左罗是个笨蛋。要什么名单?自己说不准就直接把名单送给左罗。
  左罗回答是:“其实我更在乎是第二个要求。”心中真实想法,他认为苏诚势单力薄,他无法接受扔下苏诚独自逃生。而且他对接下去会发生的事充满了好奇。还有其他原因吗?最少苏诚和顾问并没有朝这个方向去想。因为在他们看来,左罗缺乏阴谋者的心机,同时在欧洲大陆上并没有什么可以信任的有能力的朋友。
  纵火小插曲之后,顾问雷特终于到达了格利城堡。
  雷特如同城堡主人一般,双胞胎侍女迎接问好,帮助拿大衣。陪同雷特来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壮汉,身高和左罗相等,体重要超过二十公斤,戴着墨镜,面无表情的站立在客厅一角,显然是雷特的保镖之类的人物。
  雷特到达时是下午五点,苏诚和左罗正在二楼游戏房玩游戏,这是一款在线射击游戏,苏诚被左罗一组,左罗强悍,但架不住苏诚这个猪队友,被一个帐号为81K的两人组虐的死去活来。到最后他们甚至在消灭苏诚后,使用匕首埋伏左罗。左罗彻底火了,死咬了81K干架,一玩就是一下午,在苏诚娴熟使用枪械后,终于是赢来了几场胜局。
  苏诚刚开始是消遣,后来也投入了精神,浑然不知雷特已经到了城堡。双胞胎之一侍女敲门:“主人到了,希望能和两位一起喝茶,并且共进晚餐。”
  左罗按暂停申请暂停游戏,和苏诚对看一眼,苏诚对侍女道:“我们一会就下来。”
  游戏继续,苏诚对游戏失去了兴趣,加之自己阵亡,就点上一根烟,道:“终于要正面交锋。”
  左罗和对方正在一对一,双方持手枪在一个建筑物中,道:“我记得你不是和他第一次见面吧。”
  “恩,走吧。”
  左罗听出苏诚这话中带有沉重感情绪。
  

Snap Time:2018-09-21 20:33:00  ExecTime:0.0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