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武田家的明国武士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幸福来敲门  武田家的明国武士最新章节  武田家的明国武士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武田家的明国武士最新章节第五百二十八章谦信遗命(12-11-02)      第五百二十七章英雄迟暮(12-11-02)      第五百二十六章相离复相聚(12-10-29)     

第五百二十八章谦信遗命


  ~日期:~11月03日~
  ,nbsp;大雪簌簌地落下。
  屋敷之上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,压得屋上的木板咯咯作响。
  寒风吹拂,落尽红梅深处,飘落不见。
  那一簇红梅不住颤抖,在周侧的雪景映衬之中,颇有几分寒梅印雪之感。
  李晓见宇佐美奈美立在寒风之中,颇有几分弱不胜衣之感,加之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涅,就似如这寒梅一般孤傲。
  嗯,没错,傲娇娘,我最喜欢了。
  李晓压下心头那一分热切之意,面上却颇有几分调笑地言道:“无事就不能来访么?不说我是你的主公,让客人久立在风雪之中,亦不是你们宇佐美家的待客之道吧。”
  看李晓如此,宇佐美奈美当下不可再拒绝,何况李晓又隐隐拿出自己主公的名头,无论如何,宇佐美奈美都是李晓的臣下。
  当下宇佐美奈美将头一低,言道:“主公,请进。”
  李晓在门前拖下鞋子,而宇佐美奈美上前服侍李晓脱下蓑衣,斗笠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显然不太懂得服侍别人,帮李晓解衣时,手脚有几分慌乱,而李晓只感觉到对方贴近自己时,那沁人的香味。
  两个人的心思一时都飞到别处,显然不在这解衣之上,待二人手指错乱相触时,宇佐美奈美犹似触电一般收回了手,见李晓目光投来,忍不住侧过脸上。
  而李晓一面回味着对方手上的滑腻。一面看着对方的神情,暗中点头,心道:很好。有戏。
  将蓑衣,斗笠放在门外之后,李晓进入宇佐美奈美的屋敷之中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在李晓麾下担任佑笔,是文职,每年可以从李晓这里领取九十贯俸禄,这个俸禄相当于足轻大将级了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又是孤身一人,所以生活应该还算是不错,况且为了保护她身份的秘密。平日没有要一人侍奉。
  李晓坐在火塘边就做,而宇佐美奈美从里屋,拿起茶具,以及一包茶末进来,显然是要给李晓煮茶。
  李晓看去茶具形貌古朴,颇似舶来物。
  不过最让李晓欣慰是,宇佐美奈美从里屋出来之后,并没有换上男装,反而是将长发挽起。在素衣之外更是加了一层紫色的单衣。
  这看起来是添衣的举动〉际上宇佐美奈美却换上了一身女装,以女儿家的样子出现在李晓面前,紫色的单衣更衬得她气质典雅高贵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低头。温顺地李晓面前煮茶,刷碗,动作娴熟。显然不愧是武家的闺阁,久学过茶道。
  以李晓所见,宇佐美奈美之茶艺丝毫不逊于自己所见过的任何茶人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将一杯墨绿色茶汤的茶碗放在李晓,轻声言道:“主公,请用茶。”
  之后宇佐美奈美将双手置于双膝之上,李晓盯了一眼宇佐美奈美浑圆饱满的大腿○作一副无事的态度,端起茶碗放在嘴唇。
  滚烫的茶汤≡稍入唇,李晓先是感到茶汤之中的苦涩之味,但随即之后,李晓即觉得全身为这热气一蒸腾,背心还是微微冒汗,这冬天的寒气一驱而散。
  之后茶汤入肚之后,口齿间的苦涩之位渡去之后,反而化作了一丝苦尽甘来的味道。
  李晓又呷了一口茶汤,对宇佐美奈美笑道:“好茶。”
  宇佐美奈美得李晓夸奖,微微一笑。
  李晓将茶碗放置在一边,对宇佐美奈美言道:“得到越后可靠之消息,谦信公命不久矣了。”
  听闻上杉谦信的名字时,宇佐美奈美双目一动,显出她心底的波动。
  李晓言道:“谦信公一死,他覆灭你宇佐美家的大仇,也算报了,过去之事应该可以就此放下吧。”
  宇佐美奈美听李晓如此说,默然不语,只是低头的坐在哪里。
  李晓笑道:“有什么心事,不妨说出来。”
  宇佐美奈美抬起头看向李晓,言道:“主公,不须提醒,臣下记得当初曾经答允过主公,若是宇佐美家大仇得报,那么我会终身侍奉主公,放下这段仇恨。”
  李晓听宇佐美奈美如此说,哈哈一笑坦然言道:“你果真还记得。怎么还是不愿意吗?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宇佐美奈美继续低头。
  李晓端起茶碗来又喝了一口,气定神闲地言道:“这话是五年前,我问你的。而对于你的答案,我始终是在等候的♀五年来,你我君臣相宜,我从未用过任何主君之权力,对你有所施压,大家仍是相处如宾。”
  “但是到了今日,我仍忍耐不住,还是想听听你的答案,若是不允,我仍尊重你的决定,君臣之情依旧如何?”
  面对李晓的询问,宇佐美奈美抬起头看向李晓,深深吸了一口气,她本来想说道:“对于主公对臣下的抬爱之情,臣下铭记于心,但无奈奈美心若死灰,上杉家覆灭之后,还请主公允许,臣下能够侍奉佛前。”
  但是待听见李晓之言后,这句话又按了下来,目光之中反而皆是晶莹之色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苦笑一声,言道:“主公……五年之光阴,臣下已非当年奈美,现今主公见过奈美之女子打扮后,仍觉得如往昔般倾慕吗?”
  宇佐美奈美记得,李晓正室与侧室,小幡姐妹二人都是倾国倾城之色。
  李晓听了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,走到了宇佐美奈美的身后,之后将手按在她的双肩之上。
  这一动作令宇佐美奈美气息微微急促了起来。
  李晓按住宇佐美奈美柔软的双肩,按捺下进一步试探的动作,言道:“只有比想象中更好,其他赞美之词,无以复加。”
  听了李晓的话,宇佐美奈美几可见微微点点头,而李晓见之,当即双手伸进了她的衣间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肌肤微凉,身躯在微微的颤抖,李晓手指下探终于触碰到她胸前饱满之处,终于宇佐美奈美发出了羞涩的呻吟之声。
  外周大雪纷飞,寒彻入骨,而室内火塘上的柴火渐渐燃熄,终于化作了一丝袅袅的青烟。
  一室皆春。
  火塘旁李晓低喝一声后,两人停止动作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满头汗水地贴在李晓的胸膛之上,双目之中却滑下的泪水。
  李晓轻轻地抚摸着宇佐美奈美的纤背,感觉她冰凉的泪水落在自己身上,不由问道:“为何哭泣,刚才弄疼你了吗?”
  宇佐美奈美以手拭泪,言道:“多谢主公怜惜,只是想起了过去之事。”
  宇佐美奈美抬头看向李晓,见他紧张关心自己的神情,不由心底一动。
  一日夫妻百日恩,何况李晓文武双全,乃是天下间之名将。
  这样的男子,丝毫亦不逊色于上杉谦信。
  宇佐美奈美与李晓相处十余年,此间感情一抹一抹的浮上眼前,淡淡的暖流从心底而过。
  这一刻她的心底,觉得上杉谦信那个名字,终于开始离她远去。
  奈美,或许真的是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。
  就在宇佐美奈美逐渐将上杉谦信在心底的烙印淡忘之时。
  这位与武田信玄,毛利元就,北条氏康同一时代之战国枭雄,此刻在春日山城之中,却到了呼吸人生最后几口气的时候。
  春日山城,毘沙门堂之中。
  越后的众将们皆是静静地耸立在堂外,任由豪雪降落在自己身上。
  大将身上黑色铠甲之上,皆是一层白色。
  方才已昏迷了一个月的上杉谦信突尔醒转,并宣布召集众将,交代身后之事。
  位于春日山城下的越后家臣们,听闻之后皆是一齐骑马快速赶到城中。
  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,上杉谦信只是短短清醒了片刻,又昏迷了过去。
  现在这座供奉着毘沙门天之相的僧堂之中,医师正努力地施救着,而僧人们却是尽力念诵着经文,但一切都不能令上杉谦信有所好转。
  在场的越后众将们,皆是心知虽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,但是他们这位号称军神的主公,已到了日薄西山的一步了。
  若是上杉谦信撒手人寰,那么上杉家这偌大的地盘,将由哪一位人来继承,将来众家臣效忠的对象是哪一位,是上衫景胜,还是上杉景虎。
  这一切皆在昏迷的上杉谦信的脑海之中。
  不过听闻上杉谦信方才醒来之后,对周近之人交代了几句,这些话可能就是他的遗嘱。
  为了确认这遗嘱,谨防他人篡改,上衫景胜,上杉景虎二人皆是目不交睫地守在上杉谦信的身边,就想听见他最后的答案。
  而上杉家众谱代家臣中,亦是轮流派出两人亦是陪同这二人,日夜守在上杉谦信的身边,以作为最后的公正。
  现在这个答案,已然揭晓。
  今日随同上杉谦信在侧的上杉家家臣,上杉信景,本庄实乃二人大步从堂内走出,他们身后跟从的则是上衫景胜,上杉景虎两位公子
  上杉信景作为上杉家一门众,地位高于本庄实乃,只听他沉声言道:“御馆大人,方才留下遗命,要我越后将士能够遵循此遗命,不可有违。”
  众将听了皆是喔地一声。
  只听上杉信景沉声言道:“御馆大人遗命,自我谦信死后,首先之事,乃与武田家,李晓议和,继任家督者,自此熄了上洛之心,争霸天下之野望,守备领地,不可再动刀兵。”
  ,org
  

Snap Time:2021-06-25 14:05:40  ExecTime:0.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