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诸天我为帝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兴霸天  诸天我为帝最新章节  诸天我为帝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诸天我为帝最新章节第八十三章 九曲黄河(19-06-16)      第八十二章 被剧透了(19-06-16)      第八十一章 谒碧游宫(19-06-16)     

第二十二章 暗流涌动


  
  东平城。
  
  这座新兴的城市,屹立于大陆的东方,倚山观海,灵气汇聚,俨然是一片风水宝地。
  
  当费仲和尤浑入城时,看着街上比肩接踵的行人,很难想象这里在他们免职之前,还是东夷之地,族群生存,驯养家畜,驯农作物,保持着石器时代的特点。
  
  一个存世上千年的部落,说灭就灭了,更是在短短数年内,将痕迹扫除一空,使之成为大商的真正版图,不仅让东鲁等诸侯国无利可贪,还加以遏制。
  
  近年来,东鲁的地位明显不如从前,再也无法在东方一家独大,越来越多的小诸侯开始聚集到东平城的麾下。
  
  如何办到的?
  
  很简单,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
  
  人都是要恰饭的,诸侯家大业大,排场不同,更是需要庞大的收益。
  
  东平城往北,是昔日的九黎祖庭,其内珍贵灵兽,天材地宝,朝东则是东海,更是大商不曾涉及的地域,有着无数的奇珍,等待开发。
  
  如此地利优势,简直是商户的最佳之地,因此继纵横家后,顾承选取的天枢第八卷为杂家。
  
  杂家其实不是一定要从商,但不可否认,杂家兼容并蓄的特点,很适合商战。
  
  商场如战场,想要成为一个好的商人,单单是贪婪吝啬是绝对不行的,还要过人的眼光和出众的韬略。
  
  不过商人往往过于精明,忠诚度不高,顾承也就没有多花心思培养,广撒网多捞鱼,只需要让他们将诸侯的注意力转移过去便好。
  
  当东平城初步建成,商人蜂拥而入,在城中干道建立了这个时代的首条商业街,所赚取的暴利之大,从税收令干枯的国库很快充盈起来,就能体现。
  
  于是乎,曾经高高在上诸侯们都将目光转向东平,别说东鲁,就连南北两方都受不住诱惑,也唯有西岐距离东平城实在太远,无法分一杯羹了。
  
  这些是费仲和尤浑在东平城三个月内,通过各大商家的商铺及背景,加以分析的情况。
  
  两人在朝阳山学习,相当于闭门造车,虽然学了一肚子纵横谋略,却没有实践的余地。
  
  这段时间通过接触观察,才对四方诸侯之势有了直观的了解,开始分头行动。
  
  费仲换了一身衣服,带上丝织巾帽,上衣长度超过膝盖,下面还穿着裳,腹部带了黼(fǔ)饰,摇摇摆摆,往城中的最大的商铺之一,北伯商铺走去。
  
  入了这间门面气派的商铺,就见货架上琳琅满目,摆满着各种人参灵芝、珍珠贝壳,一个长相富态的掌柜,正在和几位前来进货的行商说价。
  
  所谓行商,包括帮客、厢客、边客、摊贩,将东平城的货物,以各种形式卖入各地。
  
  以北伯商铺的规模,无疑占据主动,这些行商一个个点头哈腰,都巴结讨好着掌柜。
  
  “近来东海不太平,时有龙宫虾兵蟹将上岸,侵扰我大商子民,你们都是知道的,这价钱的上涨,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  
  “宋掌柜,我们听说闻太师请了高人,与那龙宫相谈,更有钱塘关李将军坐镇,局势早已平稳,这珍珠的价格能不能再让一分?”
  
  “闻太师是请了道法高人,可那东海龙宫也不是好相与的,李将军更是以守为主,避之锋芒。”
  
  宋掌柜有些不耐烦了,眼角微微上扬,眼见着就是送客的架势:“列位如果觉得本店的价高了,尽管寻找新的供货店铺,只是我需要提醒一句,出了这店,想要这等品相的珍珠,可就难了!”
  
  此言一出,那些行商顿时面面相觑,犹豫不决起来。
  
  宋掌柜老神在在,一副吃定他们的模样,转眼打量新客人。
  
  正巧这时,费仲也朝他看来,两人目光一对,各自一愣,掌柜眨巴了眼睛,迟疑道:“费兄?”
  
  “你认错人了!”
  
  费仲闻言,面上立刻变色,转身就要走。
  
  “诶诶诶!”
  
  宋掌柜赶忙走出,拦住费仲,堆起笑容:“你我可是昔日好友,怎的如此见外?快请进来,好好叙叙旧!”
  
  半拖半拉之间,费仲终于被拉了进去,掌柜直接将那些行商丢给伙计,两人入了内堂,对坐而下。
  
  婢女奉上茶水糕点,均是最上等的档次,费仲起初还有些矜持,品了几口后就放松下来,轻轻叹了口气。
  
  宋掌柜迎来送往,眼力何等了得,立刻知道这位是落魄了。
  
  首先费仲的这身打扮,看似富贵,实则是商人惯用的,正常的贵族才不会如此穿戴,身边更不会少于十个仆役。
  
  费仲本是贵族,在帝乙朝间就做到了下大夫,祖辈也是朝歌的权贵,怎会落魄至此?
  
  宋掌柜眼珠转动,思及自己的遭遇,也不禁苦笑起来。
  
  他姓宋,又何尝不是贵族之后。
  
  要知道这个年代,有没有姓氏,正是身份的象征。
  
  八百诸侯,在《尚书?盘庚》中,总称为“百姓”。
  
  也即是说,现在的百姓,并非日后的庶民大众,而是指商王宗室之外的贵族阶层,即各地姓族的族长,他们是统治集团的基石,所谓百姓千官,百姓的位置还在千官之前,拥有姓氏,正是高贵的标志。
  
  掌柜名叫宋保,宋氏在八百诸侯中是中等偏下,他儿时也在朝歌生活过,结识了费仲。
  
  那时的费仲可是威风八面,宋保当舔狗当得很累,后来就回到诸侯国内。
  
  八百诸侯,数目太多了,除了最顶尖的几姓,其他的难免起起落落,宋氏后来就遇到了麻烦,唯有依附北伯侯崇侯虎,宋保也成了崇侯虎的臣子。
  
  他头脑精明,掌管这间东平城的商铺,虽然日进斗金,令崇侯虎大为开怀,然整日与商人打交道,心中十分不耐,此刻碰上费仲,同病相怜,自然也有倾述的欲望。
  
  不过两人多年不见,早已生疏,不可能交浅言深,各自都按捺住心思,客套着,假笑着。
  
  再坐了片刻,费仲知道火候差不多了,起身告辞,宋保相送,还未出门,就见外面传来喧哗。
  
  宋保瞅了瞅,嘴角一撇,露出愤恨之色:“东鲁小侯爷留下的祸患啊,那些奴隶又在闹腾了!”
  
  
  
  

Snap Time:2019-06-19 10:54:09  ExecTime:0.132